2018年09月19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89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經典著作 arrow 八字正解(七)
八字正解(七) 輸出PDF 打印 E-mail
2018-01-23
                

 

                                                  八字正解(七)
                      

                                                     徐伟刚/ 编著


                                            第三章  八学道统体系概论

                                                第二节  四柱正法总论
 
研究八字命学除了要全面认识十神“众生相”之外,更要对四柱八字的结构进行整体上的把握,要弄清不同位置上十神所扮演的不同“角色”,了解四柱八字之间的组合格式与要求,方才可以探得八字命学的真正底本。
四柱分为年柱、月柱、日柱、时柱四类。《三命通会?通明赋》云:“天有四时,造化万物,屋有四柱,各立规模.命有四柱,注定荣枯。”这段话明显地表露出子平家借“屋柱”概念来表拟八字之千变万化都脱离不了此一由年月日时组成的基本规模框架形式。
关于四柱的相互关系,子平家历来有多种说法,可详见于《渊海》《通会》二书的不同章节中。现先列表目于下,并加以逐条注释以明四柱纲要。
 
一、四柱与太极、二仪、三才、四象的配合。其说见于徐子平撰注的《碌珞子三命消息赋注》书,其赋云:“元一气兮先天,禀清浊兮自然,著三才以成象,播四气以为年。”
其注云:“一者,道生一冲气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以看命法论之,如人初受胎月在母腹中,男女未分;以四拄言之,则知人本命也,尚未有生月日时,即责贱寿夭未分,故云一气。以大道言之,则混一气而生育天地也,主祖宗之宫也。
阴阳既分,清气为天,浊气为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以命术言之,则如在母胎中以是成形,男女已分也。以大道言之,主父母宫。
天地人为三才,以命术言之,是人生日是也,乃人身自得之宫,看下临何宫分也。
四气者,布木火水金以为四时,各旺七十二日,土旺四季,各旺十八日,故为一年五行之休旺也。.以看命论之,是人生时也,以四柱论之,本命生月生日生时四柱也。
每一宫有三元,有天元、人元、地元、生时主子孙也。更看生时天元不居休败居于旺相则佳矣,死囚则见多而晚成。
 
上述这段颇为经典重要,表达了八字命学祖师爷徐子平脑中关于生辰八字建筑于“天人合一“理论之上的原始想法,并且从中奠定了四柱分定祖宗;父母、己身、子孙四宫的理论依据,其间精义请务须深刻领悟。
二、四柱与基本、提纲、命主、分野的配合,见于《渊海子评?喜忌篇》中,此法最为重要,其中反映了论格的数项主要关系路线。大概而言,研究四柱八字无非是研究日主跟岁日时柱和岁运三者之间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而已.研究日主跟年柱的关系谓之“主本”关系,研究日主跟月柱特别是月令的关系谓之“主用”关系;研究月令跟年日时柱的关系谓之“君相”关系;“君”指用神,“相”谓辅佐用神成格改格的关键宇即“相神”。(此说法见于《子平真诠》中)研究命局与岁运关系谓之“三才”关系。统而言之,研究八字主要就是研究此“主本”主用”君相”三才”四项基本关系。
三、四柱与根苗花果、祖宗、父母、己.身、子孙的配合,见于《渊海?定真论》中。“定真论”与“论日为主”两段章节,是《渊海子平》纲领性的文章。它奠定了八字命学的基本框架,绝对不可等闲视之。“定真论”的主要论点及原理可以追溯至第一项徐子平的论述之中去,是生辰八字在家庭层次上的信息反映,是生辰八字推算联系身家国天下的中间关节。生辰八字是个“小天地”,它适用范围“其大无外,期、无内”,它可以洞察个人的心灵世界,也可以推测个人身体的健康状况;可以同步放大预测家庭生活,更可以推测个人在一个国家内的所有社会活动的成败。
四、四柱与人生限运三主的分定与配合,主要见于《通会?消息赋》注文中。大概而言,以四柱来推测人一辈子的大致起伏浮沉是可以做到的,而且相当有效验。换言之,不看流年大运按四柱所示运限也可以初步断定个人一辈子的主要情况。当代一些术者迷信流年大运的作用,以为脱离岁运就根本不能断事,这是短浅之见不足为凭。要知道,徐子平在《碌珞子三命消息赋注》中就认为:“欲知运内吉凶,先看根元胜负。根元有贵则运临贵地而发贵;根兀有财运临财地而发财。根元有灾运临灾地而必灾也。贵赋吉凶自有根苗,则无不结实而应验也。”显而易见,子乎先生以为八字是运程之根苗,运程则是八字根苗之结实,智者若能观其根苗自然就可知晓“结实”之如何了。这就是凭八字断人生大事的理论依据。另外要明白的是,个人的“造化”包括二部分:“生辰八字”是老天爷“打造”的一部分,而岁运就是“演化”的另一部分。打个比方说,一个人的一辈子,相当于“老天爷”大天地制作的一部“电视连续剧”。而生辰八字就是大天地“打造”成制作好的“剧本胶片”,具体的“剧情”(人生变化)已经封存在那里边了;而流年大运就是播出的这部“剧情”的部数集数而已。换言之一个人一旦出生,其生辰八字就已确定,人生的全部信息已藏蓄在里边,一步一步大运流年可以视为这全体信息逐步显露的过程,一年一集十年一部……由此展现人生全剧。正是参透了“造化”玄机,因此笔者为人大致看命时往往不看流年大运,照样可以讲的面面俱到相当准确。
五、将四柱八字的评判拟为以秤称物,其说见于《通会》的“子平说辩”玉井奥诀”中。其说要点就是日用的“平街”原则,要求日主与财官印食用神保持均衡有序。只有日主与财官印食俱旺相“共同繁荣”则为吉命;日主与财官印食两者之中或轻或重不成平衡则为不足之命。
言:年如称钩,绾起其物;月如称系,提起纲纽;日如衡身,星两不差;时如称锤,轻重加减。
关于四柱支干的相互关系,无非包涵三条:一者天干之间的生克制化;二者地支的刑冲化合害;三者支干之间的藏与透的交互“通根”关系。当今中国大陆八字谬说层出不穷,最为荒唐的莫过于山东李某的“隔不作用”说。李某的“隔不作用”全无理论根据,纯粹是个人的主观臆想一厢情愿的规定。古往今来的命学经典赋文中从无此一谬说,反而强调四柱支干相互往来作用的理念观点充斥于古书中。比如《渊海?继善篇》云:“年伤日干,名为主本不和。”可见年干可跟日干发生作用的。又如《渊海?喜忌篇》云:“若乃时逢七杀,见之未必为凶;月制干强,其煞反为权印。”可见古人眼里时柱跟月柱完全可以发生生克作用关系,月上支干可以制伏时上七煞,那宋的“隔不作用”呢?
从李氏“体系”的来源看,李某自言其研读过《子平真诠》一书,可能的确是事实。这是因为李某所强调的“隔不作用”及“冲克虽有伤,合去却无形”的两大观点显然源自《子平真诠》的“论生克先后次序”及其他篇幅中。但可惜的是李某未能读懂《真诠》之大体重点格局论,仅得其皮毛零碎观点就敢“另立门户”自创“体系”了,正是勇气“可嘉非凡”!至于李某对《子平真诠》反复强调大篇幅论述的“官杀伤食印财”六格要领和禄刃二类的言语视而不见,反而去妄称格局只有“扶抑“化气”从格”三大类的胡话混话更是可笑万分。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很多所谓的八字研究者们不究是非竟以李某为尊为“祖师”,为其拍马吹牛就更不值一提了。这种令人可悲的事实进一步证明中国的某些五术爱好者们的素质实在是太低劣了。
当今一些命学学习者学了点李氏的“隔不作用”,在一些人事上也可以碰巧算对这些毫不稀奇。因为就单纯四个天干之间的全、面相互关系讲共有六种:年干与月干、日干、时干三类,月干与日干、时干二类,日干与时干一类。在这六种关系中就包含了隔不作用的所有关系:年干与月干、月干与日干、日干与时干。显然可见,李某的隔不作用是片面的狭窄的支干作用关系,它仅能偶尔算对部分。这也是导致李某提出“反断论,来自圆其说做法的主要原因。
本来八字命学发明伊始其理论系统本是相对较清晰明白的,只是被后世术士们搞乱搞迷糊了导致今人研究起来不得法。八字命学绝对不是搞不明白的玄学,它是有脉胳有理路可追循重复的。问题在于研究者如何辨明是非,笔者对此有切身体会。写此本书也仅是为了宣传恢复八字命学的本来面目,为当今以及未来世后学留一本富有真理明确无误的八字书而已并不是为什么名利而来欺世呀!
 
一、年柱
 
年柱包括年干和年支二字。对于二字的定性八字道统以为年干为岁君、年支为太岁,大六壬中也持此论。民国徐乐吾以为八字命学源自五星显然是胡扯,八字命学、六爻卦法很明显渊源于六壬,笔者对此问题已写过专文作过论证这里不再赘述。因此,很多八字命学的疑难问题完全可以以从六壬中寻找其原始痕迹以及演变过程,从而从根本上掌握八字的底蕴。
按大六壬来看岁君代表天子,太岁代表国家以及中央政府;合而言之岁柱支干可以代表整个国家。个人的命运跟国家息息相关,所以八字当中年柱的十神属性就反映了日主本人在一个特定国家中所拥有的全部关系。四吉神占据年柱,就表示其人在国家中生得天时与国运并行,是这个国家的“时代宠儿”;反之当四凶神占据年柱,就表示其人与这个国家时代潮流格格不入,是时代国家的“弃儿”和“淘汰者”。一般而言先有国才可谈家,有家方才有个人。所以年柱在八字中占据着绝对主宰的地位,影响着人的一辈子大象。一个人出生的生辰八字之中,就算月柱日柱时柱凶恶不佳,但只要年柱吉祥(四吉神生旺有力但不过分),日主自旺可任,主本均衡根深蒂固,就表示其人一辈子在这个国家这个时代中照样可以拥有财产、地位、权力、名望上的成功。
如果讲年柱代表国家是从大范围上讲的,那么年柱代表祖宗父母就是从个人家庭小范围来阐述的。一个人的诞生是祖宗父母的延续。积善之家有余庆,积不善之家有余殃,可以讲年柱就是祖宗父母作为对子女影响程度的反映。从表面上看生辰八字似乎不讲当今流行的遗传变异之类的科学似乎好象很迷信,实际上生辰八字中就包含了遗传变异的全部内容,年柱就反映了祖宗父母对子女后人的遗传程度。不同的子女出生于不同的年份而拥有不同的年柱
一个人的一辈子变化,影响最大的首先就是祖宗父母。祖上父母的所作所为的总结果,就会成为后人小辈发展的根基。先人平生所为的总和是“善果”,则此“善果”就成为后人发展的“善根”,有此“善根”滋生,其后人自然会开花结子会有福庆。反之,先人平生所为的总和是“恶果”,则此“恶果”就会成为后人发展的“孽根”,有此“孽根”作源头,则其后人自然难免凋败困厄。从大量的事实上看,一个人的发展的确跟祖辈先人的作为大有关系。从生辰八字上来看年柱的吉凶的确可以影响着人的一辈子。所以《通会》讲;“凡年干有日之官星福气最厚,有日之七然终身不可除去”是也。比如乾造丁亥  壬子  庚午  丁丑年上正官坐贵归禄通根于日支,其祖上父母显然有大德有福禄。实际上,其父是新华通讯社原社长部长级待遇。
一般而言,年柱天干代表祖父辈父系遗传信息的影响;地支代表祖父辈母系遗传信息的影响。由于当今社会跟古代社会已大不相同,现代人的八字当中年柱更多地反映了父母的信息。像古代官场中的“丁忧’与“恩萌’制度个人的官运就跟祖辈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古代的八字当中年柱更多地反映了祖辈的信息。这是古今社会不同导致年柱信息的反映差异。另外要指出的是,先人遗传于后人影响的大小,显然跟先人(祖辈父辈)之间的作为程度相天。比如祖父辈大富贵父辈为常人,则年柱自然多反映祖父辈的信息多—点。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是也。如果祖父辈子庸父辈有作为,则父辈的信息在年柱中就体现的多一点。
年柱分为年干年支二字,年干占据着主要地位。只要年干通根归禄于年月日时支,则祖上影响会贯彻人的一生。年于自坐禄旺之乡,则祖上影响尤显著于个人少年运;年干自坐衰败引旺于月支,则祖上影响显著于个人中青年时期;年干自坐衰败引旺于日支,则祖上影响显著于个人中年时代,年干引旺于时支,则祖上影响显著于晚年时代。年支藏干透出于年月时三干同论。若年干衰弱虚浮无根,则年干所示呈象会相对浅少一点,多表现为兴趣爱好才情上的倾向贯彻一生。比如年上正财归禄引旺于四支中的任何一位,只要身健主本对称必是小康小富之命。比如乾造:己卯  乙亥  甲寅  庚午此一八字,年干正财自坐绝地又死绝于月日两支,可知早中青年时期经济窘迫且夫妻关系紧张,但正财年干归禄引旺于时支,晚年经济明显好转竞成小富之命。比如年上正印虚浮无根,则表示其人在传统文化上受祖父辈影响多有兴趣爱好,但不会真正从事此一行事(子承父业),以其虚浮无实用之故也。比如乾造:乙酉  己丑  丙申  戊子此一八字,年上正印虚浮出生书香门第,父母皆为老教授。本人从事技术工作未本能承父业吃文化饭,其人业余极好传统文化会唱京戏迷术数。
大凡而言,年干为四吉神自旺或引旺于月日时支,日主自旺身健主本俱强,都是富贵之命。若年干为四凶神自旺或引旺,且枉中亦有强旺制化之神,日主亦强,三者不偏不倚均衡有序,必主贫贱中奋发而致富贵,亦不失为好命看。若年干四凶神生旺肆虐日主衰弱,不贫则夭自可预卜矣。
年柱可粗看祖上和少年运气,也以四吉四凶配合格局喜忌辛定取。
对年柱的讨论《渊海《通会》有“岁德正官”、“岁德扶杀”“岁德扶财”等议论比较详尽,但千言万语不离乎十神范围;即岁官、岁杀、岁财、岁马、岁食、岁印、岁禄、岁刃、岁伤几大类,这些分论将在六格局中涉及。
 
二、月柱
 
月柱包括月干和月支二字,其中尤以月支最为要紧。月支又名月建月令是八字论命中的提纲。大凡八字本源论命的中心就在于月令此一字上,月令是用神格局判定的基础。
如果讲年柱代表国家,那么月令就代表诸候即地方省市,代表占据一方的势力。由于大天地的“岁功”主要是由月令的变换来推动体现的,所以月令掌握着四柱中的生杀大权直接决定着日主的根本祸福。《渊海》云;“月令者,如大臣行君之令,掌一国之纲纪,生杀皆由之,故曰提纲是也。”一般而言,四吉神占据月令就以吉论,四凶神占据月令就以凶论。 月令中当权的人元(司令之物)藏干代表个人所赋“天命”的主象,司令之物在大天地中表现出春夏秋冬不同钧自然理象.在人类社会中就表现出吉凶祸福的人事现象。如何正确理解月令与天命、算命的真实含义,就必须将“命”与“令”这两个概念联系着来讲。《渊海子评?碧渊赋》云:“命无令而不行,令无命而不立”显然可见命是令之主体,令乃命之推行实施。对于“命令”原意的理解可以从现实生活中的上下级关系来充分了解。一般而言,当权者可以发号施令,执行者必须听命待命于上司去执行推行上司的号令命令。这儿的“当权者”就是一股统治支配下级行动变化的强大势力,这就是“命令”的实质力量。人生活在社会中,受着种种社会关系和环境势力的影响与制约,迫使个人不得不顺应环境去生存和发展。这种社会关系与环境对个人的制约力与支配力的力量总和,在生辰八字中就体现为月令中的司令之物。这个“司令”的强大势力和绝对权威,就直接决定着日主的生存状态与变化发展。对于月令的本意理解与算命的秘密,就可以依上司跟下级的关系来类比衡量月令与日主的关系。月令就是上司当权者发号施令的具体内容,就是“天命”的体现。所以《通会》就讲:“大凡看命,先看月令有无财官,方看其他;月令为命也。”这问话最是明白清楚,所谓算命就是专重于看月令而已也。月令有财,相当社会环境造就一批财产供于日主,看日主能否担当受任。月令有官.相当时势环境形成一股强大的权力围绕日主,专看日主能否推广推行此一势力。这种月令与日主的关系就是主用关系,是八字论命论格局的轴心关系。
对于“司令”之物的形象理解,我们可以从十神“拟人”的角度去把握。比如正官司令.就表示日主自身处于一个较有赳舶社会关系与环境之中。这种制约个人的社会关系与环境的势力总和,就像一个跟日主有情有义占据一方势力的“丈夫”,只要日主与之般配一心依赖此一“诸候丈夫”,自然会“夫贵妻荣”而富贵尊荣。又如七煞司令,就表示制约个人的社全关系与环境势力的影响力,就像一个跟日主有着“天敌”关系的冤家对头,日主软弱与此得势一方的“对头”较量,必然会吃尽苦头历经折磨。又如正印司令,影响日主的外在势力就像一个人的“慈母”(正印代表母亲)关照着个人,则日主自然可以坐享现成不劳而获了。又如枭印司令,日主身处“后娘“继母”(偏印代表后妈)的无情克剥之下,自然是饥寒交迫苦不堪言了。又如正财司令,日主强健且有“贤妻”(正财代表贤妻)的照顾与支持,自然可以兴家立业发财致富。又如食神司令,日主夭生福德,外在环境与社会关系的总和就像日主的“孝子贤孙”(食神代表孝子)来奉养日主自身,则命主自然可以心宽体胖优游自裕也。又如伤官司令,则日主会被“逆子”(份官代表逆子)的胡作非为拖累,则日主自?然窝心烦脑多灾多难了。总而言之,四叶神正官“贵夫”、正印“慈母”、正财“贤妻”、食神“孝子”、偏财“严父”占据月令,对日主来讲多是有情有义的“福星”“靠山”,只要这些“福星”“靠山”得势不受损伤,日主自 强自足依靠而必然发福发贵。反之,四凶神七煞“天敌”、偏印“后妈”、伤官“逆子”阳刃“恶兄”占据月令,对日主来讲多是无情无义的“灾星”“晦气”,则 日主自然会祸殃连连百般不顺。
如果讲年干是决定人生命运的终身影响者,那么月令中的司令之物就是影响人生命运的最主要的决定者。如果讲年柱代 表先人对后人的遗传影响,那么月令自然就 反映了个人独特的禀赋与先天素质,即“天赋之命”。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为何?以九子各有不同之月令天赋也。
由于月令代表占据一方势力的诸候,旺气所钟,是为富贵荣华的象征;所以可依月令所决定对应的旺、相、休、四、死的五态来可以初步确定个人的一些六亲信息。
比如男命正官司令不受损害,必主子孙众多且有贵子,以子孙有诸候之象也。又正官司令必然克伤比劫兄弟,则其人兄弟姐妹中必有伤损夭亡者。至于女命必有贵失,为何?缘夫星已成一方势力也。又如男命比劫禄刃司令,说明兄弟姐妹禀承旺气,其所体现者:一为兄盈姐妹数目众名;二为兄弟姐妹冉必石富贵中人。又比劫司令克伤正偏财,正偏财处于死绝状态。由此体现;一者其人平生不聚财帛,二者必然克妻重重。其他十神司令,以此来推必然多验。比如一女命庚戌  戊子  乙丑  丁亥枭印司令且三会局,显然母系大户人家姨舅众多,且多数为富贵人。枭印克倒食’神,至今无子女。又如一女命乙未  乙酉  癸酉  戊午月令枭印司令日支双见,屡屡克子。幸年干食神坐余气“一息尚存”,至四十多岁历尽千辛万苦生得一女。又如丙申  丁酉  辛卯(时辰不详),笔者一听此六字女命,马上断言:出生于老干部家庭,有大专学历,但非为官之人。人职明贵重,但必离婚。又局中禄神司令,兄弟必多,且其中必有大富贵者。此女中年以前必会大破财二次。又其女必会信佛或信道,有宗教出世倾向。这个“六字”女命的大致判断结论笔者根本未排大运流年,在电话接听中信口讲来无一不验。
一般八字俗说中,将月令作为衡量柱中所有支干生旺死绝状态的惟一标准,因此方有“长生十二诀”之说。其间的“阳生阴死、阴生阳死”之说争讼不休无有定准。一般而言,对五行干的长生十二诀并无急诊议,只是对五阴干的长生十诀自清代命书《滴天髓》作者会铁樵进行否定以来几乎成为一种共识。事实上,凭《渊海》《通会》《真诠》和论述来可以看出,阴干的长生十诀并不能进行全盘彻底否定或全盘肯定,其中较通融的观点是五阴干中的长生十诀理论部分成立部分谬误。换言之,五阴干长生十二决中和禄位及长生是可以成立和;其余十位则不成立,务须与阳干同行。这就是讲乙见卯、丁己见午、辛见酉、癸见子作建禄神可以成立,乙见午透丁火作泄气论,不透丁火作长生论;丁己见酉透辛作泄气或泄气看;癸见卯不透乙木作长生论,透乙木作泄气论。其中癸卯和丁酉为天干自坐长生不作弱论亦不作太旺论可看作中和有气。(此法首提于《真诠》)另外天干当中戊己有特殊法则。戊长生于寅或戊土长于申皆成立,己士生于酉和禄旺于午,戊土则禄于巳可以成立。这些特殊法则的成立从理论上讲很难圆融,但在古人竟不等于现代学术一般强调逻辑推理那么严密一刀切,个中的确有经验成份。这种术学的特点研究者本身要明了。
大概而言,长生十二诀中以“长生、禄、帝旺,库”为四吉为有气;以“沐浴、病、死绝”为四凶;以“冠带、衰、胎、养”为四平;这种四吉四凶四平的运用法则极其重要。对于确定柱中天干的旺衰有着重大关系。特别要指出的是,对于沐浴(败)的理解,一般学术者受俗说影响以为甲乙木生子月、丙丁火生于卯月、丙丁火生于卯月、庚辛金生午月、壬癸水生于本月也作旺相有气论,其说大谬犯绝对错误。长生之后的沐浴败神尤恶:木败于子月、火败于卯月、金败于午月、水土败于酉月是铁定的,都是衰微不振休囚之极,绝对不可视它们在败月作有气推。
 
三、日柱
 
日柱包括日干和坐支二字,其中日主代表自身是四柱八字三元内外生克取舍之源。坐支是日干的“亲密接触者”,对日干的身旺身弱有着根本性的决定作用。《渊海?论日为主》讲:“以日为主,大要看日加临于甚度,或身旺或身弱”,又《渊海?子平举要歌》云:“造化先须详日主,坐官坐印衰旺取。”这显然是看日主身之旺弱如何,首决于日干所坐之支。
子平道统命学中,有个“自旺”的重要概念与判定方法,用来判断六十甲子中天干与坐支的关系问题。一般而言,天干自坐长生临宫帝旺墓库余气之乡皆作自旺看,在命局中就有发言权。反之日干自坐死绝衰败之乡皆作囚看,难于在柱中发挥大作用。
六十甲子干支自坐旺衰顺序表
 
以上所言天干旺衰,主要是以坐支来大致讲的,并不十分严格。这个表所示的天干坐地的旺衰判断方法,可以运用到命局中年子、月干和时干旺衰的把握中去。
比如甲寅、乙卯之类,皆是天干甲乙自坐本身禄乡,皆作自旺看待。日主逢之,则可担当局中用神。十神逢之则吉神作为“活物”有力可以造福日主,凶神生旺则可施力侵虐日主,凶神生旺则可施力侵虐日主。如甲申、乙酉、庚子、庚午之类,皆是天干坐于死绝衰败之乡,悉作天干无气论。日主逢之,则此六亲必然贫贱平庸。比如丁未日见甲申年,甲为日干正印自坐绝地。甲木休囚无气,母必贫寒。若局中再有庚辛金透出克制甲木,则母不仅贫贱且多灾厄。若见壬癸水生助甲木,母氏虽贫困却可寿长。其他仿此来推无有不验。
俗说看日主盛衰,有所谓的“得时、得地、得助、得扶”四法。其中的“得时”专指日主生于禄刃劫之月,日主得时必然强旺。所谓“得地”乃指日主通根于时日两支而已。日主通根于时日两支禄旺之乡或恃天时之旺,只要局中财官也俱生旺不受损坏不为太过,都作宝贵命推十不失一。
这里要说加辩明的是“得助”“得扶”两说。关于比劫能否帮助日主,这是可以肯定的但《滴天髓》所谓“得一比肩不如地支一余气之论”则谬也。比劫乃天干之星直接跃星透出且自坐强根,日主就可以依赖。若此比劫自坐绝之支,则此比劫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虽有若无,日主依旧难于依靠仍当作休囚看。若日主衰弱依比劫来挡财官印食杀伤,则一生事业必有虎狼兄弟来辅佐,日主可依人作嫁来发福。然比劫之星终是夺财分禄争官分食之物,日主固有利益也必与其分享,日主不得已而用之也。至于“得抚”一说,专讲日主身柔无根可由大量印星来生助扶起以致旺相,此说最谬。日主盛衰与印无关,日主乃己身肉体;父母之盛衰不关乎日主身主强弱;是故议论日主盛衰不必看印星,要将日主与印星分开来讲。比如身弱枭旺(枭占月令),多是贫困失业食不得饱般穷命,缘何?身弱则枭印后母肆意侵略待日主,日主必灾。若日主自旺身健,则枭印后母必有所忌惮不肯轻视,反而会去顺从照顾乃至奉承日主,日主至此方可转枭为偏印。按《通会》看法身弱枭旺者多是长工之命,以其常常食不得饱也;推至到现在必是极度穷困之人,连基本生存都有困难问题了。
八字中以日干为己身为命主,那么此一八字论命核心的具体内涵又是什么呢?俗书皆避而不谈,这里容笔者一一道来。
从《渊海子评》的论述中可以看出,日主专指个人本身,即一个活生生的身子。若日主强健,则身子自然气血充沛精神饱满可以享高寿。所谓“生平少病,日主高强”“一世安然,财命有气”是也。若日主休囚不仅平生难为,则是“少乐多忧,盖因日主体囚了”。所以看人寿元,首观日主强弱。日主生旺中和 ,必享高寿;日主太盛太衰,则恐是夭折短寿之人。
另外,日主盛衰也跟个人性情有关。《渊海?论性情》云:“日干弱则退缩害羞,日干强则妄诞执一自傲。”又《通会?玉井奥诀》中云:“凡身旺之人即如饮酒醉眩若,欲其无狂不可得也。或又遇岁运重驾气强,自然所为荡狂妄,兼破财产家业胡作胡为。柱有驭岁岁运重驾气强,自然所为荡狂妄,兼破财产家业胡作胡为。柱有驭制有倚托别详。”由此可见,日主弱都都胆小内向消极,日主强者则积极有拚劲肯为能承当事体。所以从八字中看一个人能否成功首先要看日主如何,是否有积极上进入世打拚的心态。换言之,日主刚强是个人在社会上获得成功的一个前提条件。
男命最要身旺,女命则要身弱;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通会》云:“夫抱阴包阳者为男,负担抱阴者为女。是以男命生则利旺不利衰,女命生则利衰不利旺。男旺则福,衰则否;女衰则福,旺则否。”男命身健方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一家之主”事业上的“一国之君”。若有官旺相用神辅佐,方可成为一方“财主”或“大官”。大概而言,男命身柔但财官合格,运来扶身纵发亦不长久;一旦运过身依然弱,或退业或短寿种种不一,富贵终成烟云。男命身柔不能自主,当要知命依人作嫁;若妄为自创事业,必然兵败如山倒,为何?所谓日主之“主”,就是一方之主也。像老板当官人等都可以管一批人成为这些人的“主子”,所有《渊海》就认为日主柔顺之人不是自立做“主子”的料,只能为奴为婢为人打工。
女命最要身弱,弱则禀柔顺之性,必会一心一意跟从丈夫温柔顺从而甘心做“内助”,不妄想不妄动知足安分,相夫教子勤俭持家。《渊海?论妇人总诀》中云:“女命只要身弱,主性纯粹而温柔,能奉公婆,助益日主;身强欺夫,不孝公婆,是非生事,性多急燥。”女命最怕身旺太甚必心高气傲不服不敬丈夫,丈夫难于管约往往会自行其事,夫妇不和作“天敌”也。女命身过弱亦不吉,以其性格必过于懦弱胆怯忍让。夫星生旺克制太甚,则必受丈夫虐待遭皮肉之苦。惟女命自坐长生禄旺之乡禀自旺中和之气,则既可适当顺从夫星克制,阳唱阴和夫行妇随;又可使夫星克制有所忍惮而不肯纵容轻视,是以这种女命都是尘中贵妇,可叫丈夫既爱慕之又敬畏之,一生可得丈夫敬重爱护本身也对丈夫忠心,白头偕老良配无疑。
日主盛衰固分男女来言,更要分别阳干阴干之体。男命禀阳干女命禀阴干,得体则吉;男命禀阴干女命禀阳干,失体则否。男命阳干日主务须强健,其一旦休囚身柔较之男命阴干怯产者更凶。女命阳干不论盛衰总作有气看。男命阳干身旺财官合格,运吉功名事业发亦速发亦大;运凶退亦速家亦大。男命阴干身强,功名富贵发迟发小;纵运不吉,其退亦缓,其否亦小。
又弃命从财从煞来看,阳干弃命从杀从财的富贵程度远远低于阴干,且多灾厄运风波极不稳当;阴干弃命从杀从财多有大宝贵者且顺当。大凡阳干自坐临官帝旺者,绝无从财从杀之理。阴干不论自坐如何地支,只要成局成党从“夫”(杀)、从“妻”(财)、从“子”(食)、从“母”(印)无所不为矣。
论十神旺衰吉凶跟日干一般,所谓十神主要是指四柱中透出和上月时三干和地支所藏人元来言的。比如年干要看年支、月支、时日地支与其啥关系,月干时干仿此要纵横交错来一一提豁,则四干与四支关系尽矣。《子平直诠》云:“故凡一八字到手,必领逐干逐支上下通看。支为干之生地,干为支之发用。如命中有一甲字,则统观四支,有寅亥卯未等字否;有一字,皆甲木之根也。有一亥字,则统观四干有壬甲二字否。有壬,则亥为甲长生,以甲木用;有壬甲俱全,则一以禄为根,一以长生为根,二者并用。取运亦用此术,将本命八字逐干逐支配之而巳。”综上《真诠》所言,我们可知看天下干旺衰有四种基本方法:一者恃天时之旺者。三者引旺者;如柱中天干既失天时又失坐地,但其他支干之根基,谓之引旺。如 丙子  庚子  癸卯   甲寅   此一信字,年干丙火正财失地(失时冬令火休囚,失地丙自坐之地火囚之乡),可谓衰弱不堪。但丙火引进技术至时柱甲寅长生之乡终复滋生有力,是谓引旺。引旺者也作“活物”看。四者得局者;指柱中天干得地支三会三合局者,不论丙火所生天时所坐地支,皆作生旺看,谓之得局成旺。凡命中天干既失天进又自坐死绝之乡,且无引旺得局者,皆伯休囚无气看虽有若无,在命中只作“死物”议论。
日主十神力量在柱中俱忌不及或太过,最要生旺中和纯粹。不及者日主十神休囚但尚有一息力量;如乙未自坐库地有气之类。太过者日主十神既自旺又得局或又得天时之类;物极则反也是倾危之道多作凶论。大凡既生旺又中和者,以日主用神自坐禄旺之乡最妙;为何?以临官帝旺刚好处于“长生十二诀”的中间位置,最得“中庸”之道是也。大凡日主与四吉神俱生旺中和纯粹,地支又无冲破刑害者都作上命论。
日主十神既要生旺中和纯粹又要相合相配,最忌恃势相战。一般俗说以为相生就是相和,相克就是相战只是死法;生中也有不和,克内亦有相济,造化万千无穷无尽。五行之中最忌的是金木交战与水火交战;甲庚、乙辛、卯酉、寅申为金木交战也;丙壬、丁癸、子午、巳亥为水火交战也。所谓的“不仁不义,庚辛与甲乙交差;或是或非,壬癸丙丁相畏”是也。五行之中最喜刚柔相济与水火既济;丙癸、丁壬、子巳、午亥为水火既济也;辛、乙庚、卯申、寅酉为刚柔相济也。至于木土相克、土水相克、火金相克无方位对冲之象、纵凶亦不至极端。惟此金木、水火冲战为命中最失“中庸”之处多凶少吉,就是局中硬配合格纵发宝贵亦多不测之灾。比如     癸酉   辛酉   乙卯   己卯,身旺杀旺,出身贫贱无疑;赖中运南方火制杀各恃为权印,从武发军功取贵。然身与杀冲点为“天敌”之势;一至辰远财旺生杀,杀来攻身,身杀天敌各恃旺势冲战,各不相让势必恶斗,身不能敌无处可救,遂罹国法。又职乙亥辛巳甲子庚午,局中甲乙庚辛交战地支水火冲战,克三妻四子多灾多难,徐子平先生在《    子三命消息赋》中上卷有赋文云:“乾坤立其牝牡,金木定其刚柔;昼夜互为君臣。青赤时为父子”其注云:“乾阳物也,坤阴物也。凡五行阴阳匹配、上下相合不偏者,为贵命也。若偏阳偏阴者,则五行有疾也……”此文中甲辛、乙庚之类之所以为吉,就是遵循子平先生所云的“阴阳匹配”,至于甲庚、乙辛之类之所以为凶,就是偏阳五行有疾矣。徐大升先生的“定真论”中也有类似讲法。
八字书中常讲,日主要强健方才能“胜任”财官,要求身财、身官两停相停,方可作上命看。这里讲的“相停”、“胜任”词眼大值推敲,其中就包括了“中和”以及“匹配”之正理。
何谓“相停”?就是指日主与财官力量要相当一般强弱旗敲相当。日主坐禄,财官亦各自坐禄;以禄较禄,是为相停相等。比如庚申日主见乙卯正财;庚日坐禄自旺,乙木正财坐禄亦自旺;日主与正财彼此各自坐禄力量一样大小,是为身财两停作富命看。由此推广,日主自坐墓库帝旺余气之乡,要求财官印食四吉神也要坐支可通根引旺于长生禄库余气之乡,始为相停。如果日主太旺而四吉太弱或四吉太旺而日主太弱,则非相停之义了。同理推广,日主生旺得局,则财官诸等用神也须生旺得局相停方作吉命看待。另外财官食杀伤印诸辅助力量也须相等相停均衡,格局方才大贵。比如甲寅日主用庚申作七杀身杀相停,以杀为凶神要制合之神驯服;若柱中有乙卯比劫阳刃合之,则乙卯合化庚申杀刃相合又相停,至此身杀刃俱坐禄相停均衡有序,必是大贵命。比如此一女命     甲寅   丁卯   癸丑    癸亥,日主自坐丑地余气不弱,甲寅伤官坐禄用丁火偏财,全局为伤官生财看,可知可以经商致富。身伤大致中以作两停看,惟丁火偏财局中无巳午裁根,形成身伤偏旺财神偏浅的局面,是以虽然经商也难发大财,反可小康而已。若此命局其命不可低估轻视。所以凡格局中的官印双全、正官佩印、财旺生官、财官双美、食神生财、伤官生财、食神制杀、印绶化杀、羊刃合杀、伤官合杀、财格佩印、伤官佩印等两两组合,亦须相停均衡有力方作贵命推。是以古命书中所以为的日干与财官印食俱各导禄通根生旺者,俱作大富贵是很有道理的。
八字中的“胜任”两字要分开来看。我克者为财,如庚申日主见乙卯正财身财两停,日主克禄旺这财供我享用,谓之“胜”财可以发财。如庚子日主自坐死地,以死气之金焉能克制乙卯禄旺之木?日主无力制财难为乙卯禄旺财之“主人”,是谓不胜其财反主破财穷命。又职庚申日主逢乙丑之财,日主强旺制乙丑休囚之财;我虽胜之但财休囚少之又少不够一身所用,钱不够用是为贫命无疑矣。克我者为官,乙卯日主见庚申正官,身官查停匹配,吾有力当之,是为“可任”此一官职;可以讲有资格有能力有名望胜任此一职务。若乙巳衰败之木逢庚申禄旺之官,是为“不任”;我身不能停职于此官此位,做官必然难于久任。按此“胜任’字义推衍,可知身与杀,杀与食之类关系也要相停。至于造化中的“父子之道也要相停,父强子弱,产业如何维继长久?父弱子强根基浅薄子孙又焉能凭空发大福?帷父子俱强,子承父业方可经久不衰;至于父子俱败又保足挂齿呢?比如   乙卯   丁亥   相未   庚戌此一男命,月令正官本是贵命,不料年日时三支合成印局,印局太盛泄尽官星元气;官为父印为子,“父子”之道失传承矣,父既弱子焉能发福;务必要走大运财乡,以财来破有余之印补不足之官,使官印相称表里中和方可发贵;否则徒然印旺官无丝微气力,虽满腹经纶又岂能以号施令扬威于世人乎?
 
 
 
四、时柱
 
时柱包括时干与时支二字,其关系个人一生的最终结局;所以子平正统命学对时柱尤其重视。
《三命通会?论正官》云:“时为归息之地,吉凶全在时消息之。日主用神太盛,宜时以节制之,日主用神渐衰,宜时以补助之。柱中虽有凶神,时能节制,亦不能为祸,此看命之要法也。”
如果讲月令是取用神取正格的分野;那么时柱则是大量外格的首选。不仅大量外格主要源于时柱之上作论,而且进柱也是月令正格最终成改的关键之处。
一个人的一生顺前启后,既受祖父辈先人的影响,而本身的作为又会直接影响子息运和晚年运。一个人为善为恶平生结果终会体现在时主之上。因此无论年月日柱如何吉祥,只要时柱恶劣者终无好下场。反之只要时柱吉祥,无信纸年月日之柱如何凶恶,晚景必荣。大概言之,四吉神占据时柱一般以吉论,四凶神占据时柱一般为凶论;是为纲要。
另外,时支也跟日主盛衰大有关系。若日主失了天时(月令),又失了坐支(失地);最要时支裁根归禄长生,则日主有托可以奋发。如果日主既失天时又自坐死囚无气之支,时支又失地一无依倚,终生所为尽是虚名虚利随波逐流而困矣。《三命通会?通明赋》云:“古人论中下,以时支言。如日干月令无气,若所坐之支及时得地,亦为成实之命。若无气而日时又在衰败之乡,则终身偃蹇可知矣”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