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2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39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經典著作 arrow 八字正解(十二)
八字正解(十二) 輸出PDF 打印 E-mail
2018-02-27
                                            

                               八字正解(十二)

 
                                              徐伟刚/ 编著


                                           第四章  六格大义          

                                  第二节    论偏官喜忌及其格局
 
偏官者,乃甲见庚申、乙见辛酉之类;偏官格者,乃甲生于申月、乙生于酉月之类。
偏官者,以阳见阳阴见阴之类;比如二男不同处二女不共居,不成配偶难成造化,故谓之偏;以其隔七位而相克战,故谓之七杀。七杀乃日干天敌,子平命学中最凶之神,专主凶灾祸患伤损肉身。四凶神之中,阳刃善破财禄,枭印仅主贫困饥食,伤官则主不法邪恶,其凶其恶都有限度。惟七煞乃身之天敌,势不两立直接伤我本身肉体,是以作最凶之神看待。
七杀乃是凶暴无忌惮之小人,禀有虎狼之性;若无礼法控制之,不惩不戒,必伤其主;故有制谓之偏官,无制谓之七杀。七杀以其凶神,最要制合生化抑恶扬善。用食神克制七杀,七杀必然投降于我;用印绶转化七煞,则七杀必服教化而弃恶从善投诚于我;有阳刃相合七杀,则七杀受其“和亲”而必相好于我;用身旺敌之,则七杀不胜而必佩服于我;以上生克制化须无太过不及,乃是借小人势力卫护君子以成威权,乃大权大贵之命。关于七煞能助日主富贵的原因《子平真诠?论偏官》解释的最有道理:“煞以攻身,似非美物;而大贵之格多存七煞。盖控制得宜煞为我用,如大英雄大豪杰似难驾驭而处之有方。则惊天动地之功忽焉而就;此王候将相所以多存七煞也。”要说明的是《子平真诠》将七煞拟之为“大英雄”“大豪杰”非正面意义上讲的英雄好汉,而是指有流氓习气的“黑道英雄”,一旦这些“流氓大亨”弃暗投明为我服务则功名成就自然非凡矣。
关于七煞与正官的发福速度与风险程度,万民英先生都有议论。《通会?玉井奥诀》释文云:“偏阴偏阳,其气多是奋发,风飞雷厉;贵气若专旺相力重,骤进极品者多。盖偏气好争,挺然不配,雄豪力大;偏官易于起发,但是退速或非命尔。若正官则稳,随分迁擢,无生杀之权。”《通会?玄理赋》又云:“正官七煞,君子小人之分也。岂君子不如小人!正官若得纯粹,七煞一有制伏,便发贵有声。若正官纯粹,发福攸长,岂七煞之可比。”从上论述可以看出,七煞生旺一旦制伏发福迅速,权重位高多掌生杀大权,声势显赫;但其官大隐患亦大,易有不测非横。至于正官纯粹,虽然升官缓慢而不能骤至极品,但可以步步高升相当稳健发福长久,也不失为贵命上命议论。
七煞一旦生旺制化成为权柄,则尽现豪放刚毅英雄气概,是为真正大丈夫矣。七杀专主武功;以印化杀则必是文人掌军权御役天下帅才之命;以食制杀以刃合杀则必是大将之才。食制杀福将,战无不胜;刃合杀骁将,攻无不克。但造化忌太过与不及,七杀一旦制伏太甚,则是尽法无民;七杀小人虽猛如虎狼,亦不能逞其技矣。七杀过弱又宜日主以财馈赠滋养扶助之,使其振奋虎啸发威来立功业。
大凡日主驾驭七煞要一手硬一手软,既要用财犒劳之又要用食神牵制之;驾驭得中则七煞尽忠服役于我,若稍失驾驭分寸则七煞反叛祸患必至。制化七杀要视命局中具体情况。七杀势众太多,用一位食神制之恐力不胜,则激怒七杀反而坏事,不如用强印疏通化之使其归诚起义,反而得当适宜。若七煞一位势力有限,则喜食神擒来服从。用印化杀,乃是和平手段;用食制杀,乃是武力手段;最忌命中身主衰微,印与食各自恃势相战,日主谋议不决信任不专,则杀必乘机攻身;逢此命格,不夭则残。大凡七煞生旺透露于四柱之中,不论制化如何得当,纵发富贵总多灾厄。为何?以岁运引动全局,日主难免会在驾驭方央失中和之道,七杀凶性逢岁运激起,必来祸患日主矣。古往今来不知多少高官身不善终者,皆是命中七杀猖狂失驾驭之道的缘故呀!
 
 
一、月令偏官格
 
月令偏官格与月令正官格截然不同,天敌七杀占据月令天时,秉承天意,纵然日主高强,亦必多灾多难。柱中有制化之神,则从艰难困苦中发迹。若柱中无制伏或岁时七煞重遇,日主又柔,阳干多夭,阴干多残疾。比如一女命:乙卯癸未癸亥己未,月时三杀极旺,身虽旺乡亦难抵挡,食神成局也难制难禁,小儿麻痹症终身残疾。
《通会.明通赋》赋文云:“月令七煞而煞身俱强,当为黑头宰相。”其释:“此月令七煞格也。太抵月令七煞,要身煞两强,方主大贵。若身强煞浅,在财以生;煞 强身弱,须印以劝,或羊刃合之;皆为贵命。若印合与制星互相攻伐,身弱必夭,不然残疾。如:癸卯   乙卯   己巳   乙丑;癸卯   丁巳   壬寅   甲辰;壬寅   乙巳   庚寅   丙子;俱身强杀旺有制伏,所以大贵。喜忌篇云,五行遇月支偏官,岁时中亦宜制伏。所以救赋之偏矣。”
 
杀逢印化
 
月令七杀格中,身弱要印有情生旺扶身作上命看,大宜走印旺身旺之乡,一发如雷;切忌走财星旺运,则财星破印生杀,大难临头。
比如古例何参政命:丙寅  戊戌  壬戌 辛丑;戊杀与辛印同根月令,又辛印自坐库旺之地扶身;喜走北方水乡身旺敌杀,是以大贵。又如毛某八字:癸巳  甲子  丁酉  甲辰;月令独杀透岁位纯粹,丁酉日贵自坐长生之地,又是逢双印化杀,运走西方金地,艰难困苦;晚年走南方火运,身旺挡杀,威不可言。此命涉及国运,非常人八字可以比拟。若依谷论之,庚申或辛酉大运气数有关,是以帝王命运不可单以八字拘矣!大概而言,身弱财星破印生杀,阳干之祸成尤甚于阴于为一定之理。

杀用食制
月令七煞格中,身势刚强者则喜食神贺杀,身杀食纯粹生旺均衡有序,必是大贵之造。《通会.六神篇》释文云:“煞者,顽暴之人也。必欲食神明制方可为用。如柱中明无制伏之人,不可便以为凶言,要深求四柱支神;如有食神暗伏,或遇刑冲,或就三合,亦可为伏敌之兵;大运行制煞乡,必主成名进禄。”比如古例:乙亥  乙酉  乙卯  丁丑;杀用食制,身健,但制稍弱,运走南方火地补足力量以致大贵。
杀格要食制,不须见财透印,以财泄食印制食护杀,但财印位置得当亦不可拘。如财居岁、杀居月、食居时依然作大贵论;为何?年财助月杀,食居时依然可以制伏,不损食制杀大义。杀格要食制,行运须观身杀食之力量如何:杀重食轻要运食旺之乡以补制力;食重杀轻制伏太甚要运走财乡;杀食均衡俱强而身偏弱者,又要走身旺之乡。比如民国袁树珊命:辛巳  丁酉  乙巳  戊寅;七杀司令不料食神太盛制杀过甚;又运走南方火地杀势弥灭,故为贫儒。且七杀为子息,受制过分,是以子息早夭多克。信哉,命也!《渊海?喜忌篇》云“偏官时遇制伏太过,乃是贫儒”实足可信。
杀格之中,杀旺食旺身旺均衡,固是大贵之格;但最忌枭印夺食杀无制约必然竟克日主,兵败如山倒惨不胜言。《通会.六神篇》释文云:“七煞伤身,原无正印为劝;独以食神一位制煞,壮年运道喜行制煞之乡。若遇枭神有力克我食神,柱无偏财遇救,不免纵杀伤身为祸滋烈。”比如民国袁世凯命:己未  癸酉  丁巳  丁未;虽非杀格看待,但是以财生杀,喜年上食神制杀存财,依然作大贵推;类似杀格用食制伏之象。全局身杀俱强,走壬申、辛未、庚午、己巳大运,财食杀身俱全得地均衡生旺,是以步步高升权倾天下;戊辰大运伤官合杀,又辰酉合财生杀,吉中藏凶;丁卯大运比劫争杀,又枭神破食冲击提纲七煞肆虐,一夜之间身败名裂岂是偶然哉!

杀逢刃合  杀逢伤合
月令七杀格中,七杀透出尚有“合杀”一说。阳日以刃合杀:比如甲用庚作杀星,可有乙犯刃来合杀。阴日如伤官合杀:如乙用辛为杀星,可用丙火伤官来合杀。伤刃合杀且合神杀神身主俱强均衡,亦是大贵之造。合神、杀神、身主俱强但不均衡者,宜岁运补足则大发。《通会.玄理赋》云:“煞无刃不威,刃无煞不显”其释文云:“煞克我,刃乃劫我,命中之最凶者也。首言煞刃,其知所重者也。赋云:刃为兵器,无煞难存;煞为军令,无刃不尊;刃煞双显,威镇乾坤是也。”又云:“权刃双显均停,位至王侯;刃煞轻重无制,身为胥吏。”其释:“言煞刃相停者极贵,不相停者极贱。刃煞停不停而贵贱之相悬如此。”《通会.六神篇》释文云:“权,煞也;刃,兵也。身旺用此二者,乃兵刑首出之人也。煞旺喜行制乡,刃旺喜行煞地。若原煞旺复行煞旺之乡,立业建功之处不免死于刀剑之下。刃多再逢羊刃之地,进财得禄处必然终于药食之间;数使然也。”
大概而言,阳刃七煞两大凶神最喜相见相互制合,日主身强从中渔利贺驭最妙。月令七煞,岁时喜见阳刃帮身挡杀;月令阳刃,岁时喜见七杀,是用杀来制伏阳刃;两格大致相当.比如民国李根源造:己卯  己巳  庚申  辛巳;月令七杀时上辛刃,身自坐禄乡又长生于月支,身杀俱强且有合神伺候,是以掌兵权。阴日七杀喜伤官合之,其与刃合杀大致相当。惟杀、刃、伤毕竟全为凶恶之神,纵发富贵亦多从贫贱中崛起,且一生灾厄不断心术多不正耳。若杀、刃、伤、身俱强而不均衡者,运走偏颇之乡失衡越甚刃杀身伤力不相停,则祸患必重。

杀用财生

月令七杀格中,固然以制伏杀神为第一要旨。但局中日主旺相印绶重重泄尽杀势或食神过盛克剥七杀,七杀衰微力怯不能服事我身主,则杀威虽有若无也,急须财星破印生杀方可言贵。比如古例刘运使命:甲申  乙亥  丙戌 庚寅;月令七杀但局中印星重重泄尽杀势,喜时上财星裁禄根于年支破印生杀,方才真正成格合格。大凡杀轻印重若用财星破印,必须日主强健方可驱使财神。若杀轻印重身弱,纵运财乡亦不济事。一切命局中印枭重重日主衰弱者,多是贫困艰苦之命;为何?日主衰弱不能用官用杀用伤用食用财,印枭重重日主衰者乃是见生不生之象,如此命局不贫则夭可预卜矣。阳干尤甚,阴干尚可苟且偷生,但命运狼狈恐所不免。

阳杀阴杀  制合

大概而言,七杀制化要分阳干阴干来言之。阳干作七杀,用印绶易化之。比如戊土甲寅作杀星,丙丁为印长生于杀乡,杀生印有情而容易转化;若用食神硬制,恐多争战不甚有利。如戊土用甲七杀,用庚金食神硬制,恐杀神多是口服心不服;阳干七杀过刚,宜怀柔手段对付之,要晓之于理以印来化,要动之于情以刃来和,皆是日主高明手段矣。阴干七杀,则最宜硬手段,用食神来制之,不宜温和以阴干多三心二意也。比如己逢乙卯杀神,用印化之恐败于木乡教化不力,用辛金食神制伏则其杀无可奈何从一而终矣。又局中七杀成党重叠,则日主可用多种手段来应付以求驾驭,或明有印化暗用食制刃合,软硬兼济双管齐下,则可使杀神真正心悦诚服于日主赴汤蹈火立功业矣。

杀格杂官官杀混杂

月令七杀格中,也忌官星七杀双双透露混杂。关于官杀混杂的讨论,主要是据于正官吉神七杀凶神的木质区别来讲的。后世谬传官杀不分家徒以身旺身弱来共论官杀喜忌,显然是过于粗率。官杀取作用神,为吉为凶显然不同。比如身官俱旺且身官失衡较大,虽有科名有一定官职但不免仕途坎坷。但身杀俱旺失衡大者;则不仅贫贱且恐残疾或有牢狱之灾。
不论月令任何用神任何格局,皆忌官杀双双透露混杂于命局之中。官杀混杂是个非常严重的大问题,《渊海,继善篇》赋文前段就讲“岁月时中,大怕官杀混杂”可见古人对其的重视程度,为什么古人如此忌讳官杀混杂呢?这是因为论命的重点在于财官,既然局中官杀皆露,不论日主强健壮实如何,一旦岁运财官旺地引动官杀争竟,日主必难负荷定然有灾。正是据于这个原因,对官杀混杂就必须“去留舒配、轻重较量。”按《通会》看法,官杀之去留视官杀旺衰来定之:旺者留之,衰者去之。官格官司令宜去杀,杀格杀司令宜去官;若官格杀重、杀格官重,官杀俱旺难以去留则作下命看。《子平真诠》云:“有煞而杂官者;或去官、或去煞,取清则贵。如岳统制命:癸卯  丁巳  庚寅  庚辰;去官留煞也。夫官为贵气,去官何如去煞?岂知月令偏官,煞为用而官非用,各从其重。若官格杂煞而去官留煞,不能如是之清矣。如沈郎中命:丙子 甲午  辛亥  辛卯;子冲午而克煞,是去煞留官也。”
大凡官杀混杂者最易有牢狱之灾,如身弱官杀虽重而安分者灾浅,若身弱官杀逢冲动激怒官杀之克性,必有大难。比如甲用酉金为官,固然丁午为伤官,乃官星之七杀天敌矣。然而柱中见卯木冲击酉官,激怒官神,其凶不亚于官星逢伤之害处;为何?卯酉六冲之神也是势同天敌两不相容者。所以古诗诀云:“八月官星得正名,格中大破卯和丁”就是指六冲之神与用神之七杀可以视为一体般的灾患。比如壬水用酉为印为用神,既怕丁午火正财破印,亦怕卯伤冲击;此处的丁午火与卯木伤害冲击酉印之灾大致相当。此一原则,务须记牢。

二、年上七杀

《通会.年上七煞》云:“经云,年逢贵气,不用制伏,喜日主健旺,羊刃相合,柱中带财更行财运,发福清秀,最忌身衰。盖七杀乃小人之象,既居祖宗之位,如朝廷老臣祖父老仆,日主健旺,老仆则尽力以事幼主。日主衰弱不能与小人为主,何肯尽力事之;反成害己之物。年干见此,必主出身寒微。四柱行运有情’主寒门生贵子。若煞旺身衰冲刑太过,必主贫穷;至重者带孝遭刑。又曰,岁杀一位不宜制,四柱重见却宜制。日主生旺制伏略多,喜行煞旺地;制伏太过、或煞旺身衰、官杀混杂,岁运逢之碌碌之辈。若制伏不及,运至身衰煞旺之乡,必生祸患。一命:戊戍  庚申  壬午 癸卯,戊与癸合,卯与戍合;壬坐午支,财官俱备为贵。古歌云:岁德壬来见戊年,财旺身强禄自然;更得运行财旺地,为人职责又忠贤。又,年干七杀莫言凶,制合为权最有功;若得身强无忌破,此身多入禁庭中。又,岁伤日干不和平,须要干支制伏重;煞旺喜行身旺地,初年难免一场凶。”
七杀是八字中的大凶神,既居太岁尊位其势不可胜言。《通会》将岁杀与日主的关系拟为幼主与老臣老仆的关系可谓绝妙之论。岁杀无制,其祸不可形容;岁杀制化得当,其福不可胜言。所以《通会?明通赋》云:“年本偏官,切忌始终克害。”其释:“此岁德格也;如甲日逢庚申太岁为年上偏官,一名元神,一名孤辰;其杀最重,终身不可除去,故主始终克害。克害非专指祖父六亲,本身亦在其中矣。如:丁巳  丁未  辛巳  壬辰;喜一壬合二丁为制;乙卯  丙子  己卯  丁卯;喜丁丙化去三乙,皆主贵;但克害终不免。”大概而言,七杀居于岁干若无制化身弱,多是夭折之命。若身旺有制伏,亦主少年多灾多病养育不易,且主祖父六亲中间多有凶死者。岁干七煞为大凶神,其有用于日主者,要求极严殊为不易。一要财星滋助;二者印绶转化;三要通根;四要日主生旺;五要刃合;合乎此五者方成贵格。一旦缺陷多是艰难凶险之命!是以岁干七煞大多作凶命看,以其成格合格极不容易矣。然后正是成格条件苟刻,一旦干支配合得当,则富贵自然亦非常格可以比拟矣。比如毛某八字:癸巳  甲子  丁酉  甲辰;此一八字真是岁德格也。岁干七杀引旺归禄月令,终生当权。岁杀日于各坐贵地、两印转化、日支财星生助、时支深藏伤官合杀,一一全部成立合格,是以贵至国家元酋。又如:甲寅  己未  戊午  壬子此一男命,年干杀坐禄自旺,时上财旺生煞,喜月令刃星相合,日干自坐禄刃之乡生旺,全体合格。虽然出身贫寒农家,但吃尽千辛万苦后两夺奥运会冠军,正是“寒门贵子”之造。又如:庚申  己卯 甲寅  丙寅此造,身杀俱自旺纯粹,喜月刃合杀、食神制杀、财星助生,走南方食神旺乡,假杀为权柄大发富贵。

三、天元坐煞

天元坐杀如甲申、乙酉之类,天元坐杀最要生于身旺之月或印绶之月。生于身旺之月身旺可以敌杀取贵,生于印绶之月杀生印绶亦作上论。天元坐煞最忌生于财旺杀旺之月,如无制化再行财杀旺乡,为人面目凶狠恐多残疾;性情凶暴奸贫且易有牢狱之灾。若逢魁罡三刑,叠现凶神恶煞,轻则牢狱,重则凶亡。《通会.明通赋》云:“坐杀乃甲申、乙酉等日,柱中无土为身清,行寅卯运大发财禄。此格喜印绶,忌正官食神犯之,非身清下等命也。”
大凡七杀乃日主天敌,日主为我肉身,七杀无制化克害我肉身,则我肉身遭受破坏,必是疾病缠身或至躯体不全器官残疾等。日坐七杀,七杀直接攻身,所以最忌重犯。日支为夫宫妻宫所在,不论杀神是否转化,必主夫妇动手打仗,危重者肉体会受伤。
大凡官杀与印相生又与财相生,凡格局中身主专旺,形成财官、财杀、官印、杀印配合成格者,皆作高命看。杀主武功,官主文治;官杀俱备 务要印绶转化,则文武双全可为国家柱石。天元坐杀,局中再混杂官杀无制合者,凶多吉少。天元坐杀,地支成杀局助者,弃命从之则作大格论。

四、时上一位贵格

《渊海子评?喜忌篇》云:“若乃时逢七杀,见之未必为凶;月制干强,其杀反为权印。”时上一位贵格,依时干透出七杀为主(时作杀不遭克服者亦是),只要一位,日主自旺,年月有食神制伏,便作合格看。时上七杀年月再遇,多主辛苦劳禄。制伏太甚宜行杀旺乡,制伏不力宜走食神之地补足力量;食杀均衡而日主弱者,宜运扶身。
《渊海子评》对时上一位贵格极其重视,其喜忌大致与月偏官相类似。比如古例詹丞相命:壬午  庚戍  甲午  庚午;身杀俱弱,食神制杀太甚,喜运走北方水乡,去食扶身护杀,是以大贵。又如:己巳  丁卯  丙午  壬辰,时上壬水为贵气,月干丁刃合杀为权,又年干伤官制杀,制伏太甚身主又强,运向北方杀旺之乡发贵。又以月令正格来看此命,月令卯木正印取格,逢印看杀时干透杀印格成立。取时上一位贵格评论,月令逢印亦成立合格。此一命从月时分别取二格议论,左右逢源全部合格成立,富贵必然。又如此一男命:壬寅  丁未  戊寅  甲寅,时上七杀当权自旺天元坐煞,二煞不杂官星纯粹,喜日主生于六月火土司令极其厚实足堪挡杀,又喜丁火印星透出护身;一点壬水滋润燥实之土不作破印生杀看,是以年轻有为任某省厅长。
时上七杀以天干来看有十位:
甲日庚午时:杀居败地又是日主死地,月通杀旺时令,运宜身旺之乡;月逢春冬,运宜西方取贵。
乙日辛巳时:杀星衰弱内有伤官合杀,多克子息。宜岁月引旺杀神,运走身旺印绶之乡取贵。
丙日壬辰时:杀神坐库自旺有气,生春夏月身食俱旺,宜西北运扶杀作贵格取例。生秋冬杀星恃天时之旺,务要食神有力护主敌杀;若无食制身弱多是天命。丙申日生壬辰时于秋冬,多夭必验。丁日癸卯时,败地逢杀,一无所取。
戊日甲寅时:只要身主自旺,岁时透庚或丙丁己字者,都是大格。比如:甲午  丁卯  戊寅  甲寅,某华人协会主席;又如一女命:壬寅  甲辰  戊寅  甲寅,少年富贵出众。总之戊日甲寅时身健者,贵命极多最验。
己日乙亥时:岁月有火印都作好命看。若己卯日合成本局弃命从杀,贵不可言。局中财旺水盛,多凶天命。
庚日丙子时:死地逢杀杀亦无气,身杀两弱年月无救,必是飘荡之命。
辛日丁丑时:杀旺有气取贵,岁月透丙官杀混杂,虽贵晚节不保。
壬日戊申时:身杀俱长生,岁月透食神甲木降杀,必贵但多风波。生冬月,运南方魁名天下。
癸日己末时:杀太盛多凶;冬月身旺平平。春食杀争战身弱者夭。生秋月印生当令亦不济事,以癸水太弱虚不受补,杀旺全来克身,苦命凶命难逃气数。.
五、弃命从杀
若八字当中,杀神透出结党成局而呈独大之势,日主衰弱不堪虚浮,又无印绶比劫扶助,则作弃命从杀论。若印绶,比劫有强根裁培,日主有依则不可作弃命论。要强调的是,弃命从杀格中关键要看印绶意向如何。要知道,印绶一方面可以泄耗杀气生助日主,另一方面印绶也可当伤食来护杀。当局中印绶归禄长生通根之时,则印绶自然独立可以泄杀神气势来转生救助日主,则依然按杀印格局看,若印绶衰微依倚七杀,则子(印)从父(杀)就自然成为护杀之神,这种情况作弃命从杀论。从杀格弃命得印缓护杀,其贵尤甚;走伤食运照样发贵。
从杀格成立要二者条件:一者日主虚浮;二者七杀猖狂独大。最忌日主裁根以身敌杀,也忌伤食冲对杀神,必有大难。《通会?六神篇》赋云:“七杀用财,岂宜得禄。”其释:“此言煞旺太过,日主无依'又加用财生煞,则日愈弱而杀愈旺矣。当之不能,远之不可,只得弃命相从以免侵凌之患。运行财煞旺地,不易始从之心;一遇岁运归禄,日主恃强乃与杀战,以寡敌众其能胜乎,凶可知矣。从杀格中以印护杀最为上乘;其次财神党杀;最劣者局中杂有虚浮比劫或伤食者,则以常格论。
弃命从杀格局,最要讲究日干刚柔。阳干从杀较为少见也较难成立,阴干从杀比较常见也较容易从杀。阳干从杀成格,虽主富贵亦恐心术不正,不得善终或者早天。阴干从杀合格,则主富贵唾手可得且功名长远。古歌云:五阳生日全逢杀,弃命相从寿不坚;如是五阴逢此地,身衰杀旺吉堪言。又云:西方金位坐临柔,不怕休来不怕囚;鬼杀生旺多发福,功名催促上瀛洲。
从杀格首看日主自坐之支,坐支为日干长生禄旺之乡,绝无从格可言。阳干只要局中或身下有一丝根基,则亦不作从格论。阴干坐下余气墓库等浅弱之根,只要局中冲去合化而杀党成局,亦可作从杀论。比如丙寅、丙戌、丙午日,丙火自坐长生帝旺库墓之地,绝无从杀格一说。又如癸丑日癸水自坐余气之地,但只要局中土神司令成党,亦可作从杀论。
关于甲木是否能从杀,《通会》云:“……水火土金皆从,惟阳木不能从,死木不受斧斤,反遭其伤故也。”其说以为甲木无从杀之理。
乙木从杀,只有乙酉、乙丑、乙巳三日为主,月令时支皆逢酉丑巳字,杀星元神辛金透出皆作从杀论。乙卯、乙未、乙亥此三日无从杀理。乙木从杀格是诸从杀局中最上乘者。《三命通会》云:“乙日秋生官最强,喜逢辛煞反荣昌;蛇牛宜见嫌南火,微水扶持人庙廊。”其释:“乙日秋官本庚,宜见煞则利;无功名来若煞而易成。若官煞互见,遇印绶则无嫌,孤庚无煞则名利进退,或白身异路之拟。今世达官多用煞,故煞胜官。若遇丙火及土,无印人南不吉。“比如民国许世英造:癸酉  辛酉  乙丑  辛巳此一八字,特别适合《通会》此一诗诀。关于许世英造,韦千里的《千里命稿》林庚白的《人鉴.命理存验》中都讨论过此一命造,两入皆以为身弱用印化杀来论为妥;而以为作从杀格看颇为牵强,尤其是许氐中运走戊午、丁已、旺火地升官发达,更是犯从杀格大忌。按此来看韦林两氏论命皆非大家之见,亦可看出民国人士在数术上的低劣程度。此一从杀格有印护杀最为上乘,运行南方伤食之乡,原命有印护杀去食存财,财旺生杀而杀星越旺,是以升官进职不可言述。大凡用神得十神护卫,虽行忌神之地也无妨仍作吉运看。比如甲木生于酉月,局中有壬癸水印卫官,运行南方伤食之乡亦作好运看。缘印能制伤护宫星,原局难破。所谓“甲生八月禄当时,最怕卯丁来破之;谁信北行终富贵,运南有水亦能支”是也。
丙日从杀,以丙子日为主,丙申、丙辰两曰次之;丙寅、丙午、丙戍此三日绝无从杀说;丙日从杀较为少见。
丁日从杀也颇为稀少,以丁亥日为主,格局亦不高。大凡丙丁日杀势猖狂,一有印星就作杀印官印议论,运东南乡发达。其杀旺印浅水盛木浮,湿木不生火;纵有杀印之名再运走北方水地警多天多贫必然应验。
戊日从杀格以戊寅日为主,生于春令局中不可见一丝火星方町成立。若生于春令见丙丁火露出者必作杀印推,运南方作高命看十不失一。戊日未月纵局中亥卯未成局也不从杀看,以身强官旺议论,要印绶助身方可大贵。
己曰从杀格较多见,以己卯、己亥、己未三日为主,生于卯月最佳;其格较之乙木从杀格稍次。
庚日从杀,以地支寅午戍火局透出火神为主,但恐夭寿。若地支伏火不透杀星透土印者火旺土焦,平生也多劳碌凶险。
辛日从杀,极为少见。
壬日从杀,以巳午未月为主;戍月水旺进气不论。壬寅、壬辰日则作壬骑龙背看。
癸日从杀,以癸未日为主;生于巳午未戍辰月只要火土成局悉可合格。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