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55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經典著作 arrow 八字正解(十四)
八字正解(十四) 輸出PDF 打印 E-mail
2018-03-13
                              八字正解(十四)

                                              徐偉剛/ 編著


                                         第四章  六格大義

                                 第五節  論印綬喜忌及其格局


印綬者,乃甲見癸乙見壬之類;印綬格以甲生子月乙生亥月之類是也。


印綬為生我之神,為母親、為家業、為單位、為學識,最喜旺相大忌死絕,印綬是四吉用神中最穩當的一種。正官正財皆要己身擔當辛苦不少,惟印綬代表現成的榮華富貴,所以印綬生身就表示名正言順地繼承長上的名譽、地位、富貴乃至家產等。但印綬不可遭受破壞,財恐不成福慶。所謂“印綬被傷,倘若榮華不久”是也。印綬專主盛名代表國家榮譽,是獲獎立功的主要信息呈象之一。又代表性格慈惠和平,是以女命見正印最為上乘;正印司令中和不受損傷,都是賢妻良母為傳統女性中的餃餃者。


印綬為吉神,要官殺生助,要比劫護衛,怕財星破印。印綬亦忌傷食,以傷食能生財銷熔印星,印綬最喜天德月德,所謂“印緩若逢於天德,至老刑名不犯”是也。印綬跟官星一般,亦忌六衝之神“天敵”來擾亂破壞衝戰。六衝之中,東衝西、南衝北僅主變動而已不甚為凶,而西衝東北衝南,衝中帶戰雙重“天敵”極其凶狠。用神若據東南方所遭受西北之神侵擾,凶不勝言。


用神最宜生旺中和純粹,既忌不及又忌太過。印綬取用最忌太盛成黨結局化為梟神,梟神是四凶之一頗為不吉。梟神可製傷食斷財星來源生意;又可生起比劫來克財星元氣,前攔後截財星,令人困不堪。更甚者梟神又可泄耗官星元氣,又可護衛七殺至凶克身,其毒尤甚。大凡命局中梟印比劫組合疊見成群成黨者,命賤無疑;為何?梟神耗官製食,比劫奪財護梟;梟劫狼狽勾結互為依倚,財官食神局中無容身之地,日主無財可托無官可倚盡受凶神肆虐,不苦不貧無有是理。又如命局比劫傷官成群結黨出現“蓋頭”天幹者也作下格論,百不失一;為何?傷官製官使人賤,比劫分財叫人貧;命逢如斯,其奈何乎!


一、月上印綬格


《淵海子評.繼善篇》雲:“印綬生月,歲時忌見財星;運入財鄉,卻宜退身避位。”又雲:“月生日於,無天財乃印綬之名。”印綬格局,隻要月令一位,最忌財星破印榮華不久。  


官印雙全  印賴殺生  印格官殺混雜


月令印綬格中,歲時露出官殺,謂之印綬逢官(或謂官印雙全)、印賴殺生二種情況,其喜忌有所不同;官印雙全一般以吉論,印賴殺生要把握七殺力量的分寸來定奪。


印綬格中透出官星自旺或引旺,身稟中和之氣都作高命看,皆是“學而優則仕”的命造。比如古例:丙寅  戊戍  辛酉 戊子;年上官星自坐長生又會局,正印司令,日主坐祿專旺,全局身官印均衡,是以貴論。又如:癸卯  甲子  甲辰  癸酉;此一男命月令印綬癸水透出無損破,又時日辰酉合成官星喜走西方透出,是以讀書成名大學任教,官至處級。這種八字皆是筆者所碰到的實例,他本人寫在黑板上筆者一見直接揭示其本質命運特征,令其大服。當然更細討論也有,這裏略舉一斑以證明六格大綱的高度簡約與準略性。大凡官印互為父子,最喜相見合格成立,正官格歲時逢印,謂之官宦星佩印,屬於“仕而優則學”;正印格,歲時逢官,為之官印雙全,屬於“學而優則仕”;二者都作貴格推。《通會?明通賦》雲:“惟官印最宜相會,德政加封。”其釋:“此官印格也。如甲日得辛為官,又有癸為印;或地支有酉子字,皆是官印於身,二生一克陰陽配合而又自相生焉;故主為相有王佐之才,為將有運籌之智,為守宰著循良之政。要本身與官印相等乃極品貴也;否則隨力重升降輕重言之。”


月令印綬格中歲時透出煞星,身旺殺旺印旺,貴不可言。但殺神無製合,貴不長久;運走財旺之鄉破印生殺,必遭慘禍。局中殺星重疊,務要傷食陽刃合製,殺神更具情意輾轉生印助我日主,富貴尤高。比如古例:己卵  丁卯  丙辰  壬辰;此一八字乃印格透殺,時殺逢丁合己製,殺星降服又喜走北方水鄉補殺勢,大貴。又如古例:甲寅  庚午  戊戍  壬子;身旺印旺,歲上七殺透出本是貴格,不料時上偏財生旺破月印助年殺而大損格局,所以少年失明,火為眼也。《通會?明通賦》雲:“印綬逢煞發達;合則晦,逢財則災,破合去財亦發。”其釋:“此總論印綬喜忌,逢煞謂之印賴煞生,功名顯達。著遇偏財合去正財克去,皆主災晦;柱中日幹殺旺,或有比肩破合去財,則印殺可以雙牧,亦主發達;但不清矣。"


印綬格中歲時透出官殺混雜應當作重點來看。任何格局中一般宮煞不可並存,務須取清為妙;或合煞或有製,皆為貴格;大忌官混雜猖狂爭炻竟克日主,歲運又走財星旺鄉,日主貪財破印來生起官殺刑克日主,大凶。比如古例:辛亥  庚子  甲辰  乙亥;此合煞留官司也。壬子  癸卵  丙子  己亥;此官煞有製也。再看一個今例:戊午  丙辰  辛酉  丁酉;此一八字是“新派”搖旗呐喊者山東馬某在《易友園地》上發表的實例。馬用了極其複雜的“李氐語言”來闡述之,以為其命造難看要有功力才能判的對。事實上若按六格來看,此命是典型的印格透官殺混雜局麵,運走甲寅鄉戊寅流年,標準地貪財壞印生起官殺來克日主;又運幹克犯流年歲君,重財壞印官殺逢助猖狂,日主因財惹牢獄。顯而易見一目了然,有何難哉!   


貪財壞印


月令印綬格中,歲時大忌財星出現犯忌,務要有比劫或透或藏,流年大運走比劫之鄉,去除財星也可小發;若無比劫去財,運又走財鄉印綬死絕之地,必人黃泉。比如古例:庚戍、甲申、癸醜、丁巳;月令印格,時上卻是旺財克製破印,是以倒黴一輩子,習文不成經商不就,百無一用。運行己醜流年丙寅,寅衝申,丙傷庚,印綬又入墓鄉,是以不免身亡。比如:壬午  己酉  壬午  丁未;印格造官財,但財星破印居於時柱,印星逢傷,母貧薄高壽,無絲毫家業,稍有學曆,運走北方小鄉,小富而己。現走乙卯大運衝擊提綱生起旺財,歲月蹉跎身患惡疾。惟喜正官正財正印三奇正氣,人人敬重。


用傷食泄秀  用財破印


印綬格中一般較忌財星傷食出現或破損格局,但若司令印綬成局失中和之道化為梟印,則需財星傷食來抑製之以求造化中和。


從《淵海》、《通會》兩書論述印綬格中可以看出,原本印綬格並無用傷食泄身旺氣的論法,但《子平真詮》對此作了總結發展。認為:“有印而用傷食者,身強印旺,恐其大過,泄身以為秀氣,如:戊戍  乙卯  丙午  己亥;李狀元命是也,若印淺身輕,而用層層傷食,則寒貧之局也。”至於其運行則是:“印綬而用傷食,財運反吉;傷食亦利,若行官運,反見其災,煞運反能為福矣。”


印綬格中若印綬過旺成梟,則喜身旺驅用財星來克製重印,亦作好命看。若是身弱走財旺鄉與印交戰,亦無好處。甲乙日水印太盛日主有飄流之虞,喜旺土財星止水栽培;庚辛金見土印太重日主有埋伏之虞,喜旺木財星疏通;戊已土見火印太炎日主有火炎土燥之憂,喜旺水濟火來滋潤厚土;是以火印、土印、水印太盛喜見財星。至於壬癸日金印重重丙丁火見木印森森,亦不太宜財星破印。以火破金印、金破木印總有交-戰之嫌,雖發亦格局不大。比如一文命:庚戌  戊子  乙亥  丁醜;全局水盛化梟,喜月幹財星通根年支強旺可成小富之命。今年癸未合去財星,破財難免。印盛用財星破印,大忌比劫之星來劫去財神,必致大敗。大凡印格喜忌財,皆在印綬一字。印綬一字生旺中和,大忌財星要見比劫;印綬生旺過分,則喜財星忌見比劫;此印綬與財星喜忌之要點也。


印綬格中梟印司令又結三合局,天幹比劫盡出,局中財官印食無存身之地,歲運食財又被梟劫奪盡,必是貧薄之命,隻利出家紅塵緣薄。


戊日午刃作印論


印綬格中,尚有特例。以六戊日生於午月為主,隻要歲時火多便作印綬格看,不作月令刃格斷,謂之陽刃化印。《通會.明通賦》雲:“戊日午月,勿作刃看;歲時火多,轉為印綬。”其釋文雲:“此陽刃與印同宮,火多則印強,故能轉弱從強;然刃助身強又得印助,則文理高致,可以隱惡揚善;若有己字透出,仍以刃斷。印刃俱有,苧人不免性毒有好,運來成功,運退刃來,或被財衝起,亦凶。菩正官製中為妙。如:癸亥、戊午、戊午、戊午;此命正合此論。”比如古例:戊寅  戊午  戊午  戊午;戊為日主,月中己土逢歲支寅殺合製,殺刃互相為用;又三合火局,全無水財損壞印氣,又喜比肩林立縱運走財鄉也可護印,所以大貴。


二、年日時上正印


關於年上正印一例,《通會》並沒有刊出專題小節來進行研究。隻是在“論印綬”一篇中談及:“諸命相比,當以印綬多者為上;月最要,日時次之。年幹雖重,須歸祿月日時,方可取用。若年露印,月日時無,亦不濟事。”比如:乙酉  己醜  丙申  戊子此一八字,傷官格局,財星太重身勢又衰,年上正印過於休囚無用行運又背,是以一生難發。壬午歲衝戰時柱,水火交戰被開水燙傷。今年癸未歲運並臨,傷官見官,印綬人墓,泄氣重重,恐怕大有風波災厄。又如嶽飛八字:癸未  乙卯  甲子  己巳月令刃當權,年上正印引日支祿位可以取用,但當在月刃局中議論最為到位精確。


天元坐印,如甲子、乙亥生日皆是;其喜忌與月印相同;喜官殺生助,忌財星破印,傷食衝破。


《三命通會?時逢生印》雲:“如甲日子時,取子中癸水為印資助日主,其人足智多謀,安享食祿。年月上要見辛官生印,運行西北官印,乃為貴命。若柱逢戊己土重,更有午字衝破,運曆東南官印衰絕,有事無成,公吏肆市人也。”


《淵海.論印綬》雲:“大凡月與時上見者為妙,而月最為緊要。先論月令,月上有生氣,必得父母之力;年上有生氣,必得祖宗之力;時上見生氣者,必得子孫之力,壽長而久,晚景優遊。”又雲:“印者,生我之父母,故以祖宗父母論之。如父母有福德及於子孫,如時上見之,必見生子自有福麗養父母,此理甚明。”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