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0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75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傳奇故事 arrow 五鬼运财
五鬼运财 輸出PDF 打印 E-mail
2018-12-27
五鬼运财



五个雕像


最近,高鸿运和他的名字一样,鸿运当头。工作上他如鱼得水,没有谈不成的合同,业绩飙升。就连在马路上闲逛都能发财。第一次是看到身边路过一个人贼眉鼠眼,觉得可能是坏人,就报警了,结果是通缉犯,他阴差阳错得了不少赏金。第二次则是他看到路边摊有个卖青铜观音像的,就掏了两千元买下,谁知那是隋文帝开皇二年的产物,又赚了不少。
可是,高鸿运每晚都睡不安稳,并不是怕贼,而是怕鬼。他虽然最近发了几笔横财,但是比他有钱的多了去了,盗贼劫匪关照他的几率还是不大。至于鬼,这可就不好说了。找高人布风水局,聚集财运,不出事才怪。
这天,高鸿运请好友江朕吃饭,喝了点儿酒,郁闷地说: “你说这事儿邪门儿不?我有事去了趟外地,就让叶桐檬去我家帮我洗几件衣服,她竟然莫名其妙地疯了。”
“疯了?”江朕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
高鸿运点头说: “是的,她整天痴痴呆呆的,看到别人就傻笑,看到我就害怕得到处跑。去了好几家精神病医院,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江朕若有所思地说: “可能是医院技术不行,你小子有钱,就给她一笔钱,让她父母带她去北京看看。”
“不行。”高鸿运一口拒绝, “我的钱不能给她。”
江朕难以理解地说: “为什么?你最近不是发了好几笔横财吗,怎么这么抠?”
高鸿运为难地说: “不是我舍不得,是我的钱不能无故送给别人。”
江朕脸色变为凝重,沉声说: “你今天请我吃饭,不只是没事儿聚聚这么简单吧?”
高鸿运苦笑了一下: “实不相瞒,我是想让你帮我驱鬼。我家有不干净的东西,前段时间我大病了一场,浑身无力,去医院什么都查不出来,去外地住了些日子就好了。也就是那段时间,叶桐檬去的我家,结果出事了。我怕时间长了,我容易被邪性的东西折瘩死。”
“你不在那个房子住不就行了吗?”江朕说完,想了想,又说, “除非你有非住不可的原因。这样,咱们先去你家看看。”就这样,饭吃了一半,就撂下了,高鸿运带着江朕往家走。他家在一座中等小区,是复式房子,之前贷款买的,后来有钱了就一次性都还清了。进屋之后,江朕夸赞了一下屋内装修漂亮,之后就在客厅、厨房、卫生间和卧室之间来回转悠,还翻箱倒柜,像是找什么东西。
果然,江朕找出来一些雕像,很小,也就手掌那么大,一共五个,有木头的,有金属的。每个雕像的相貌都不好看,要么其丑无比,要么狰狞可怖。他拿着雕像问高鸿运: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高鸿运迷茫地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江朕眯缝着眼睛,“你请风水师为你布局,强夺财运,你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高鸿运一脸委屈: “亲哥啊,我真不知道。我的确是找过风水师,他只是说这房子是阳宅福地,稍加布局就能旺财,然后我就让他弄了,当时也没看见这些雕像啊!”
“所以你才不搬家?”江朕说这话时,眼睛在屋内打量着。
“既然是风水宝地,能让我财运不断,自然要一直住了。”高鸿运急切地说, “到底是什么情况,这里不是风水师说的那样,不能旺财?”
“能。”江朕语出惊人, “但财运到了,你也就离死不远了。这是‘五鬼运财,局,不是旺财,是强夺财运。此局有三种禁忌,触犯了一种,你就死定了。”
血绘邪图
高鸿运脸色瞬间变了,惊恐得不知所措,他想了想说: “难怪那风水师告诉我,从此以后挣的钱不可赠送别人,否则会有杀身之祸。那么,还有什么禁忌?”


五鬼运财(2)
2013年04月13日09:19:01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0条评论
gg 2




江朕看着手里的雕像, 若有所思地说: “不能赠送,不能施舍,不能赌博。但我不明白,那个风水师为什么只告诉你其中一种,而且不让你看到雕像。”
高鸿运长出口气: “那就没什么了,只要记住这些禁忌,我就不会有事,管他什么原因。”
“你想得挺简单。”江朕冷笑说,“所谓赠送,并不是你不送给别人钱就行了,而是小偷的盗窃,强盗的抢劫,只要他们成功,赠送就成立。施舍也会有现实因素逼迫你去做,身不由己。赌博更不用说,买彩票都算赌博。这三种禁忌其实并不能避免,所以你肯定会出事。”
高鸿运皱着眉头在屋内踱步,好像在矛盾中挣扎一般。他的心理很复杂,如果舍弃这座房子,就没有财运。如果继续居住,可能还会有灵异事件发生,他不敢想像结局会怎么样。良久,他终于皎牙说: “要不然就破法吧!你把这个‘五鬼运财’局给我破了,钱和命相比,我选择后者。”
“没那么简单。”江朕把五个雕像放回原位, “此局用了邪恶诡异的‘五鬼’为引线,一旦处理不当, ‘五鬼运财’会马上变成‘五鬼索命’,你走到哪儿都得死。”
“那就不破了。”高鸿运无奈地说, “反正我自己注意点儿就行了,不送人钱财,尽量躲避小偷和强盗,也不赌博。反正现在厄运没降临我的身上,说不定只要不让别人晚上来我家,就会没事。”
“也好。”江朕转身就走, “我先回去查找一些师父留下的资料,你若有事就第一时间通知我。”说完,他就走了,心情很沉重,源于他觉得这个局的出现绝非偶然。
江朕走后,高鸿运洗了个澡,想把恐惧与晦气冲洗干净。只要不想,就不惧怕。天色暗了下来,他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墙上的时钟不停地走着,发出细小的声音,此刻听来,怎么如此刺耳?
昏昏沉沉中,高鸿运快要睡着了。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呼吸困难,就好像被人捂住了口鼻,胸闷而压抑。猛地睁开眼,屋内除了黑暗以外什么都没有。可那种呼吸困难的感觉丝毫没减,几乎要窒息了。高鸿运大口喘着气,却只能呼出不能吸入,仿佛屋内的氧气在这个时候被夺走了一般。脑袋眩晕,视力下降,身体还不能动。就要失去直觉的时候,他看到房子里的门开了,隐约中看到了五条不同颜色的光芒冲了进来,在他头上盘旋着。下一秒,高鸿运失去了知觉。
高鸿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无法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他躺在地上,身边放着一张画,上面的染料似乎是血,本能地查看身体,果然在腿上有一道伤口,很小。画的内容让他的心不能平静,一个被分尸的人,脑袋和四肢分开。没有线条,全是用血涂出来的。这幅画上的人,就像被五个人分别拽着脑袋和四肢,硬生生地给撕开一样。
“五鬼?”高鸿运吃惊地喊了出来。这幅画看上去就像五鬼发来的死亡通告,鲜红而诡异。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自己没有犯禁忌,为什么会这样?
最后,他还是给江朕打个一个电话,告知昨晚发生的怪事儿。江朕则约他一起去看已经疯了的叶桐檬,然后再研究是不是做法破坏“五鬼运财”风水局。
此局必破
叶桐檬还是一副痴傻的样子,去了几家医院,都没诊断出病因,她父母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高鸿运和江朕来到叶桐檬床前,叶桐檬本能地向角落蜷缩,似乎惧怕生人。
“你想问她什么?”高鸿运叹了口气, “看她这样子,可能无法告诉你当时发生过什么。”
江朕沉着脸把门关上,然后拿出一张纸符,随手一晃,纸符无火自燃,他用纸符的火点燃了五炷香。之后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盯着香看。



五鬼运财(3)


过了一会儿,香烧没了一半,同时点着,燃烧的速度却各不相同,把原本一样长的五根香烧得参差不齐。江朕低声说: “梅花香烧成这样,证明她身体里充满了邪气,应该被抽掉了天、地、人三魂。”
“魂儿没了?”高鸿运震惊地说。
江朕点头: “三魂不在,七魄尚存,但没什么用,她会永远变成白痴。”
高鸿运倒吸一口凉气: “那能解救不?”
江朕苦笑说: “先别说她能否解救,如果不破掉‘五鬼运财’,你的下场会比她惨。先去你家,我昨晚从师父留下的半页纸上找到了此局的破法。”
到了高鸿运所住小区的东门口,高鸿运不走了,看着门卫室说: “先等等,门卫老王那天和我吵起来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咱们走另外一个门进小区。”
江朕同意,也没有多问。
刚离开东门口,一辆车从马路中心冲了过去,正好撞在门卫室门前。而那里站着高鸿运的一个邻居,那人所站位置正好是高鸿运刚才站的地方,一只手臂被撞断了,鲜血染红了地面。惊呼声骤然响起,无数路人围了过来。
高鸿运看到这一幕被吓傻了,猛地想起那幅鲜血图画,四肢手臂和头颅被撕断,难道正在一点点地变成现实?而刚才,恰好被躲过去了?
来到高鸿运家,江朕在卧室里破法,他把五个雕像拿出来,放在一个金属盆里,然后往里面倒各种颜色的液体,红的黑的白的绿的黄的都有,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之后,他对高鸿运说: “先泡一会儿,你把生辰八字告诉我。”
高鸿运如实说出,江朕取自己的中指血和高鸿运的食指血,用血把他的生辰八字写在一张黄纸上,然后也扔进了金属盆里。泡了一会儿,江朕默念着一些话语,点燃黑香,插入盆里。
“一般开坛破法不都是在晚上吗?”高鸿运不解地问。
江朕说: “你请的那个风水师是在晚上给你布的局吗?”
高鸿运恍然大悟,不再言语。
“时辰一到,其法自破。”江朕长出口气,坐在客厅沙发上“现在咱们不用管这个盆子了,聊一聊那个幕后高人风水师,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那是一个普通的人,穿得也很老旧,我根本不清楚他的身份。”高鸿运回忆说, “之所以认识他,还得从小区门卫老王说起。”
布局前后
高鸿运点燃一支烟,缓缓说: “三个月前,我运气不好,可以说倒霉透了,公司让我和客户谈生意,我谈了好几天,累得要死终于使对方同意签合同。可就在这时,另一家公司突然插入,客户被抢走了。因为这事儿,公司扣了我不少钱。如果说这一次是偶然,那从此之后接二连三地发生类似的事,我觉得可能我真的运气不好。”
“后来,我郁闷够呛,就去喝酒,遇到了也在喝酒的老王。我借着酒劲儿就把心中的苦恼全说了,老王听后说他有个朋友,懂风水,如果风水得当,运道会转,也就财运不断了。于是,我请老王帮我联系那个懂风水的大师,老王让我赚钱之后给他五万。
“风水师叫什么我不知道,他告诉我,如果要转财运,有一处阳宅福地,就是我现在的房子,稍加布局,就能旺财。我就找亲朋好友凑了些钱,不够用高利贷补,怎么说呢?放手一搏吧!风水师布局时我不在现场,他不让我看,于是我就出来和老王聊天了。弄完之后,风水师说以后一定会有外财降临我身上,但所得钱财不能转赠他人,否则财运会变灾运。后来我工作如鱼得水,不论干什么都能赚到钱。老王那笔钱我不敢给,怕财运跑了,老王不满意,我们就吵了一架。”
江朕听后显然沉思,稍后说: “也就是说,风水师完全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他,你们的相遇是老王牵线,纯粹是偶然了?”


五鬼运财(4)


“应该是这样。”高鸿运点头。
“那就不对了,风水师显然没说实话。”江朕表情凝重。
与此同时,卧室的金属盆“轰”的一声,燃起熊熊火焰,看上去很是壮观。高鸿运一惊,忙问: “怎么了?”
“时辰到了。”江朕走过去,盯着火焰看了一会儿, “烧完就好了,万事大吉,你强夺的财运会消失,虽然不能像前段时间那样赚暴利,但起码你不会出事。”
接下来,火光散去,一切归于平静,江朕也回去了。
高鸿运一身轻松,所有阴郁都散作了云烟。送江朕回来时路过门卫,想进去看一下老王,结果得到一个噩耗,老王死了。据说刚才的车祸被他目睹,心脏病突发,没来得及吃药,就死在了门卫室。这还不算,派出所的朋友发短信说叶桐檬被警方控制了,她捅伤了父母,并企图跳楼,挂在二楼阳台没摔死。
就在高鸿运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公司领导来电话,让他速去一趟。诸多疑问在高鸿运脑海中盘旋,但他目前能做的,只有开车去公司。
在路上,高鸿运想到了一件遗漏的事:给他布下“五鬼运财”的神秘风水g币曾提到过江朕。可能求财心切,当时并没注意,现在想想,似乎问题很严重。风水师为什么知道江朕?江朕到底何许人也?高鸿运自己都不清楚,他和江朕的相识其实与老王是一样的,就知道他有些稀奇古怪的本领。
思绪万千,开车时最忌讳胡思乱想,一辆卡车从侧面呼啸而来,高鸿运却全然不知,依旧用力踩着油门……
谁真谁假
黄昏时分,高鸿运是在医院醒过来的,浑身缠满了绷带,疼痛难忍。据医生说,他是被车撞了,路人报警,被送到医院的。经检查,四肢骨骼都断了,但奇异的是,他并没有生命危险。
高鸿运在病床上躺着,突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朴素的人。高鸿运心底一沉,这不是正是那个风水师吗?对方感慨说: “想不到老王刚死,你就进医院了。怎么样,没事吧?”
“你还敢来见我?”高鸿运咬牙切齿地说。
风水师感觉莫名其妙: “我接到老王的死讯,顺便来看看你。你最近发了不少财,怎么看样子很不高兴?”
“五鬼运财,”高鸿运沉着脸说,“弄不好就是‘五鬼索命,,你在害我,也害了和此事有关的老王。而且在我受伤时,你隔岸观火,我能高兴吗?幸好我破了你的法。”
“这是什么话?”风水师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我给你布局之后,你有出事吗?不论别人怎么样,你不是完好无损吗?钱也挣了,也没出现任何异常。而你说破了法,结果呢?你住院了。这种事能怨我吗?”
高鸿运一时无言以对,因为风水师说的是真话。小区门口的车祸,伤者与自己无关。叶桐檬疯了,也只是别人。而破法之后,直接就进医院了。可是,那晚的五条红光和鲜血图画是怎么回事?唯一的疑点,只是江朕。
正巧,这时风水师问: “你不懂风水,不会奇门,怎么破的法?”
“我……”高鸿运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江朕的名字。因为现在看来,所有人都可疑,如果说出来,风水师可能马上把一切祸端都推到江朕身上。那么,这些疑问还是自己知道为好。
风水师见他不说话,叹了口气: “算了,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不要被心术不正的人蒙骗。”说完,他就走了。
高鸿运想了想,还是让护士帮忙,给江朕打电话。江朕明显很吃惊,直接来到了医院。这也让高鸿运很意外,如果江朕做贼心虚,不会这么快来见他。
“怎么会这样?”江朕看着病床上痛苦呻吟的高鸿运, “不是破法了吗?怎么还是出事了?”


五鬼运财(5)


“我还想问你呢!”高鸿运皱着眉头。
江朕不解地从怀中掏出半页纸,翻来覆去地看,然后说: “我是按照师父留下的方法破的法,没有任何错误。如果说还有问题,就出在这张纸上。”
高鸿运一怔: “此话怎讲?”
江朕摇了摇头: “因为只有半页,说不定另外半页上还有字。”
“叶桐檬用JJ捅伤了她父母,现在被警方控制了。”高鸿运已经无奈了,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另外半页纸就肯定有问题。”
江朕低声说: “都怪我疏忽。”
高鸿运半信半疑地看着江朕: “现在我彻底糊涂了,给我布局的那个风水师曾提到过你,而且他刚才来这儿了,说了些话,我感觉他并不是坏人。”
江朕脸色一变,厉声说: “你的意思是我破坏‘五鬼运财’局是为了置你于死地?你现在就把那个风水师约出来,我和他当面对质。”
谁好谁坏谁知道呢?
幕后之人
高鸿运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他。”
“我能让他来。”江朕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纸符,折成纸鹤,闭目念叨些话,那纸鹤突然冒烟起火,最后化为灰烬。
果然没过多久,病房门就被推开,风水师回来了。他看到江朕并不震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 “好久不见,想不到你还记得‘黄鹤传信’这种小玩意儿,看来破我‘五鬼运财’局的就是你了?”
江朕沉着脸说: “师门戒律你忘没了吧?不帮人反而害人,你我之间已经没有情谊可谈。你最好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我不会让你出这个门。”
高鸿运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插话,索性保持沉默。
“我有什么不能说的?”风水师毫不示弱, “这位小兄弟说财运不济,我就给他出了一个招儿,买房子布置风水局转财运。我身为一个风水师,没有触犯任何师门戒律。倒是你,用邪门歪道破了旺财局,居心何在?”
江朕冷哼说: “什么是‘五鬼运财’?取八宅风水学中的五鬼位,用物品催吉化煞,屋主人居住在此位,配合天星倒转,五行相生,以扭转财运,只用一个方位而已。而你呢?用魑、魅、魍、魉、魃五个雕像,均乃阴邪厉鬼,这是旺财局吗?这是夺财运灾局。”
“等等!”风水师身体一振,从椅子上站起来,瞪着眼睛问, “你在那房子里找到了五个雕像?我没有放任何东西在他房子里,我敢对师父在天之灵起誓,绝对没有!”
问题似乎严重了,高鸿运听到这里,脑海中忽然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真的?”江朕还是有些不信,但对方既然敢用师父起誓,应该假不了。这个行业最忌讳欺师灭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是怎么破法的?”风水师反问。事到如今,江朕也不隐瞒,把按照半页纸破法的经过全盘托出。
风水师顿时大惊失色: “师父也留给我半页纸,你只用一半所记载方法破法,是逆反局,更加促使五鬼索命出现。看来,我们都被带入了一个圈套之中。”
江朕眉头紧皱,思索了一会儿,转头问高鸿运: “他给你布设风水局一事,你都告诉过谁?”
高鸿运心底一沉,低声说: “叶桐檬。”
江朕和风水师面面相觑,似乎找到了事情的关键。叶桐檬曾经去过高鸿运的家,也就是在那之后她疯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阴谋。五鬼雕像一定就是她放在高鸿运家里的。可是她的动机是什么?
“我出事之前,公司给我打电话,让我速去一下。”高鸿运惊恐地说, “叶桐檬捅伤了父母,他们只是她养父母,亲生父母己死。我认为你们应该去一下我工作的地方。”

五鬼运财(6)


“怪不得我用梅花香查出她三魂尽失,原来她也是身怀奇术的人,看来她是用特殊方法影响了我的梅花香。”江朕想了想, “五鬼为阴,需阳调和,阳气最重的地方是哪里?”
“公安局。”高鸿运回答。
江朕陷入了两难,到底是该去公安局,还是应高鸿运所说,去他上班的公司呢?如果叶桐檬是用这座房子特殊的风水格局豢养五鬼,又捅伤父母进公安局吸取阳气,她最终目的为什么是高鸿运上班的公司?
无数个问题,让江朕和风水师不知所措。
咎由自取
天色已经很晚了,江朕和风水师来到高鸿运上班的公司。之所以选择来此,是因为江朕和风水师联手施展了一个追踪术,显示叶桐檬在这里。至于她是怎么从公安局出来的,不用想也知道,用邪术逃脱。
虽然是夜里,但这座办公大楼灯火通明,江朕从进来开始,就感觉浑身不自在。这是源于他这个行业的特有能力,对阴邪鬼物很敏感。
整栋大楼居然没有人,一直到七楼会议室,江朕才看到人。那些人坐在会议桌前,目光呆滞,面无表情,不论怎么问,都不开口。而叶桐檬,居然不在这里。
“这些人应该是这家公司的高层领导,在这里千什么?”风水师昵喃, “开会吗?”
“应该是签合同。”江朕一拍脑门:“遭了,回医院,高鸿运有危险。”
回医院的路上,风水师说: “如果是签合同,又控制高层领导都签字了,那叶桐檬的目的就是用邪门法术窃取整个公司。现在应该还差刚提上来的管理层人员高鸿运没签字,也正好用高鸿运的死,了却五鬼纠缠。”
“没错。”江朕拿出半页纸, “现在把你那半页拿来,拼在一起就可以找到对付五鬼的方法了。”
果然,医院里叶桐檬阴森地站在高鸿运病床前,手里拿着合同,她看到江朕二人进来并不吃惊,得意地说: “你们来晚了,合同签好了,五鬼也钻入高鸿运的体内,随着他的死,一切都结束了。我再也不用受养父母的气,不用被同龄人当成怪物,会成为那家公司最高领导。这才是真正的‘五鬼运财’,你们那些都是雕虫小技。”
江朕没理会叶桐檬,对风水师使了个眼色,二人冲到高鸿运旁边,江朕拿出写有高鸿运生辰八字的黄纸,风水师则拿出一瓶红色液体,同时招呼在高鸿运身上。瞬间,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五条红光从高鸿运身体内飞出,在空中盘旋了一阵,钻入叶桐檬身体内。
这时,叶桐檬的身体以眼睛看得见的速度腐烂,她痛不欲生,惨叫连天,最后化成一缕黑烟消失了。所有的事落下帷幕,高鸿运咳嗽了一声,恢复了神智,大口喘着粗气。
江朕沉吟: “用厉鬼者,必被厉鬼所噬,咎由自取。”
“会奇术不是错,但心术不正必遭天谴。”风水师说完,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笑。


来源:故事会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