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53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傳奇故事 arrow 盗墓天书 (2)
2020-07-23

 

                                盗墓天书 (2)

 

1948年夏天

重庆马家营精神病医院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他就是被考古界誉为泰斗的苗君儒教授。

 

几个月前,苗君儒教授突然失踪,警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找到他的踪迹。直到上个星期,才有人在云南的一个小山村里发现了他。

当时,那里刚刚发生过地震,并引发了玉龙雪山主峰的雪崩。

他被人发现的时候,精神完全处于狂乱状态,不断疯言疯语,说什么没有人活着离开……古墓……史前动物……神秘现象……所有的人都以为他疯了,只有疯子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但是他失踪的那段经历,很快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一个很正常的考古界泰斗人物,为什么在失踪几个月后,竟然会变得这样,那几个月里,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过短时间治疗后,苗君儒的状态逐渐稳定下来,他开始变得沉默孤僻,任何人问他的话,都不回答。两天后,他被送人精神病院,关进特护病房,不得与任何人见面。

他越是这样,越引起人们对他的种种猜测。

报纸上关于他的报道,更是连篇累牍,一拨拨前来挖掘新闻的记者,被医院门口的警察无情地挡在了门外。尽管如此,仍有不少记者通过各种手段进入了医院,可惜他们最终无功而返,从医院的大门到苗君儒的特护病房,要经过四道关口,一道比一道严格。

是什么人不让苗君儒和外界接触,那些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不是在掩盖着什么?

每天在医院门口翘首等候新闻的人,不下二十人。

一辆灰色小轿车进了医院的大门,径自开到医院后面的特护楼前,从车上下来两个穿黑色西服的人,这两个人一路畅通无阻,进楼后,他们上了三楼,来到苗君儒的特护病房。

“请你出去!”其中一个人对站在苗君儒身边的中等个子年轻人说,口气不容置疑。

站在苗君儒身边的是他的助手谢志强,是唯一一个被允许进来探望的人,但是探望的时间不允许超过一个小时。

这些人找苗君儒做什么,他们之间进行了什么样的谈话?外人并不知道,就连看护老师的谢志强也不知道。那些人每次来的时候,他被人强行从老师的身边赶走。

和前几次一样,这些人进来不到十分钟就匆匆离去。

“老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谢志强进门后望着老师,他已经不止一次问同样的话了。

苗君儒仍是那样,目光呆滞、无神地望着窗外。

窗外那棵长满桃子的桃树上,几只麻雀在枝头跳来跳去,闹得正欢,几个穿着条纹病服的病人,在草地上做着奇怪的动作,谁都不干扰谁,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

苗君儒没有说话,他的眼神望着桃树上的那几只麻雀,人要是像麻雀那样自由,那有多好?可是他不能,自从在那个小山村被人发现之后,他就失去了自由。

这几个月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连想都不敢,一想起来,浑身就止不住地颤抖,实在太可怕了,一具具肿胀而扭曲的尸体,一张张青灰而干枯的面孔,那血一样的字体,夺人心魄的恐怖怪声……“老师,你没有事吧?”谢志强惊叫着上前,扶着浑身颤抖的老师。

守在门外的两个彪形大汉闻声进来,护士也进来,给苗君儒打了一针镇静剂,他很快稳定下来,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仍无神地望着窗外。

那两个彪形大汉见没有什么事情,返身回到了门口,很尽职地站在那里,他们有六个人,每八个小时换一班,任务是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苗君儒的病房。

谢志强有些悲怜地望了老师一眼,转身走了出去,他穿过走廊,下了楼来到门口,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礼帽的男人。

谢志强走上前问:“张警官,有没有他的消息?”

 

谢志强所说的他,是苗君儒的儿子苗永健,苗永健从小就跟着父亲苗君儒学考古,在国内的考古界,算是个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在苗君儒被人接回重庆的当天晚上,突然失踪了。

“和几个月前苗君儒失踪时一样,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张警官说,“你确定你老师回来的那个晚上,只有他和苗君儒在一起?”

“没有别人,那天晚上我不在。”谢志强说。

张警官的全名叫张晓泉,负责调查几个月前的失踪案件。在苗君儒失踪的时候,同时失踪的还有两个刚从国外归来没有多久的生物专家和地质专家,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可是几个月来,那些人就像在地球上失踪了一般,一点儿线索也没有。负责此案的张晓泉一心要查个水落石出。现在,失踪了数月的苗君儒出现了,但他的儿子却又离奇失踪,另外两个专家仍没有下落。

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张晓泉觉得这失踪的几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关联,可惜他到现在都查不出其他的线索。唯一知道的,就是苗君儒失踪前,曾见过一个神秘的客人。他在警界也算有些名气,曾经破过不少大案奇案,可在这个案件上,却有些束手无策。几个月来,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非要把这案子破了,否则于心不甘。

 

来源:精品故事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