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5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56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經典著作 arrow 公笃相法 (七)
2021-03-23

 

               公笃相法  (七)

 

                 作者:(民国)陈公笃

 

 

 

 

达摩相法第五章

火焰上炎。末笄而寡。水流满洫。垂老而孤。日月高悬。三十六必孀惨。陵塚茂实。二十五定龙腾。

火焰系南岳尖拱。二十以前刑夫。当以二十以后出阁。则减轻刑克。水流者人中平满也。有子必刑。但眉曲者。有一二子也。日月角高。亦主中年刑夫。丘陵塚墓高超方吉。而兴家也。按女格不重正部。而取六府之辅佐部位也。

印堂常明。相夫登第。泪堂青黑。任意招婬。耳轮反覆。刑夫不一。眉棱斜散。破产非常。

印堂常明黄。当然助夫而贵。泪堂青黑。其人多婬而刑克人丁。子女夫星皆不旺。耳轮反覆。初年运否。一主天姿愚拙。眉棱斜散。于女格颇轻。破产之说过重。

奸门不陷。多子又贤。泪堂平安。多女而贵。求妾问子。定须清稳而年寿丰隆。娶媳问德。只要涩重而发肤香润。

奸门为夫星专部。不陷即夫旺。泪堂关系子女。左男右女也。年寿丰隆。少疾厄也。至于子女。尚以人中卧蚕眉曲印平为重。涩者含羞之貌。重者慎重之谓。香润为女格之必要。

项强胸突。刑夫克子而恶终。目秀指尖。旺子顺失而永寿。陰户不封不树。无子女而有私。头面又黄又白。有福禄而无垢。

女格项短而强。主刑贱而毒。胸突主子少而苦。目秀指尖。主闲福而有子女。寿则不验。不对者。言挺露无肉。而有两侧骨斜插。不树。无毛也。黄自之说是否与形质合耶。或为天道验此耶。

沉睛荡足。掠鬓支颐。皆婬奔之妇。声清色定。寡笑安步。皆贵寿之人。

沉睛为注意之深思。荡足为飘摇之不正。掠鬓支颐。皆容易感动脑筋。而慕虚荣。变更性情。而生嫉妒。故有贪物品而婬奔。声清主贵寿。色定主志坚。寡笑主谨慎。安步主正重。此数则均验。

得意中向人颠倒。岂是贤良。失意后向人懊怒。终非远器。

得意而反颠倒。其中另有用意。非一奸贪。即陰毒。故曰。非贤良之人也。失意而反怒骂。此为自杀理策。终为受制。故曰。非远器也。

眉目上杀印堂。毒杀自罹罗网。颧准高棱年寿。妬凶独守孤孀。

眉目上杀。此为奴欺主之格也。印堂为全部之元首。亦女格之夫星。故有毒杀之恶刑。颧准过高。其人偏傲而骄。代夫之权。刑夫之格。自恃其才貌。而任意凶悍也。

临困穷而不贪者是德。处英年而寡欲者多子。

困穷不负。男子亦是大英堆。女子则为节德可风之人矣。英年节欲。不惟旺子,而且少。疾多寿。此二句可抵一篇格言也。

相骨先额次鼻。不粗不露为上。相肉贵直贱横 。不浮不枯为佳。

喜质为相法之一部份。但在头部亦占重要点。故云额与鼻。又以不租不露为合法。粗者劳碌。露者刑克。故也。内法虽为相学之一小部。不过含有气质。故以不浮不枯为合法。浮者困穷。枯者夭亡。故也。

相形要轩昂。欹垂者为贫贱。相坐要强健。安稳者为富贵。

形以轩昂二字为法。亦从气魄上论之。歌者仰也。垂者伏也。欹者性偏而受奇窘。孤僻而贫。伏者愚鲁而多冷退。贱相而夭。坐者亦相法之小补也。强健言禀受之气厚也。安稳为吉。

喜时代怒。必是劳苦之人。怒时代喜。定为悭格之辈。

喜怒二字。为性情之根据。则其豪慨悭格分于此。又内从心而发。则天性之善恶自见。故喜时代怒。其劳苦必应。亦从顾忌多而继之。怒时代喜。其悭格必应。亦从险恶虚而断之。

对人偷视。莫与交 游。无人自言。岂堪远大。

目以正视为合格。上视多骄。下视多险。侧视多邪行。此云偷视。其行既不正。其心又不可测。故云莫与交 游。言其有毒也。无人自言。主愚拙。然亦有神经失用之例。心地窄狭故也。

坐勿低头方有寿。食多淋落必受贫。

项为天柱。即医家之大椎穴。故久病低头者死。故平常低头者不寿。食多淋落。即猴食鼠食之例。故主贫苦。而无享福也。

无痰常吐。吐而不收。先富后贫。有话欲言。言而不足。有头无尾。

无痰而此者气衰。吐而不收者。其人恍憾无用。故为纨絝子弟。而不受善教也。欲言不足主愚拙。又主妄贪。故有心乱无把握之举动。其人寡情少义。故称有头无尾。

疾言口撮。破败飘零。无事匆忙。离宗困顿。

疾言者。不慎重之态。口撮者。吹火之态。故主损失而刑人丁。无事仁者。多成多败。每出贫苦之家。而易地谋生。易成易败也。一为有神经病也。

红丝纒眼。山根筋起者重刑。丹朱涂唇。满面桃花者浮荡。

红丝贯乌珠。主刑克而惊险。山根青筋主疾。故曰重刑。唇如抹珠者。聪明而禄。加以桃花面。则明敏而邪荡婬乱也。即俗谓饱煖而思婬欲故也。

公笃曰。麻衣相法三章。达摩相法五章。此为真迹。而达摩之法。则百深过麻衣远矣。故六役之心法。三疑之包括。三悦之取法。测量之见解。皆非他书所能望尘也。不但不解其法。而且不明其义。故世人只知有麻衣。亦千余年之埋没也。

余按四库全书。选柳庄相法。而达摩麻衣皆不选。查柳庄为永乐时人。其书之传。即永乐尊其人耳。其解麻衣之六眉害。多附邪说惑人。而不循正义。又解达摩之五露。亦错讹妄语。而偏重异端。据此二者。可见其相法之精良与否。然其学识虽浅。而遇合颇佳。达摩之学识虽高。而遇合太否。此其书之传与不传者。亦幸与不幸者耳。

余考达摩之法。精粹颇多。其所不足者。即天道厚薄。时世衰盛。而无活法变法之分别也。其人事则详言无遗矣。盖天道厚其人禀受厚。而寿者多。天道薄其人禀受薄。而夭者多。时世盛则运平安而持久。时世衰则运暴发而易过。如盛世之格。眼神清润黑自分明者贵。衰世则乌珠玄明而露黄光者贵。此盛衰相反处。大概不合居多数。达摩无变法之活法耳。其法有不验者。即天道不合也。余之全录者。亦恐将来天道轮转耳。又于研究相法者。多一层考验。而容易进步耳。

 

卷四

杂说第一

孔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

公笃曰。孔于为儒家之万世师表。政教一分。儒学倡明。实由于删诗定礼。作春秋。立褒贬。崇师教。一言而为天下之法也。号曰圣人者。对于国家兴亡。社会纷争。无所不知也。故有识人贤愚。辨人邪正。贯通天理人情。法律社会。而为相法之精英。兹特详注。为风监一助。其解择如下。

一.视其所以。视者。为神之注意也。先视其人之清浊如何。亦有似清而浊。似浊而清。外清内浊。外浊内清。清中有清。浊中有浊。故有颜貌修丽。风表闲雅。望之溢目。接之适意。口不能吐片奇。笔不能序半句。形与事反。貌与心违之类。次视其人贤愚如何。亦有似贤而愚。似愚而贤。内贤外愚。外贤内愚。亦有贤而不尽善。愚而有一能。故有颜貌诚朴。仪容鄙陋。声气雌暗。进止迟涩。然而含笑怀宝。经明行高。峻标邈俗。高亮纯粹之类。再视其厚薄如何。亦有厚而不实。薄而反坚。厚中有俗。薄中有威。故有体度动静。清详无侮。威容以肃。咬洁以守。然有夺而无厌。正而害直。言巧行违。履浊假清之类。冉视其穿根如何。亦有禀受厚而反薄。禀受浊而自清。智而妄行。愚而守道。故有擒锐藻以立言。甄坟索以穷理。机变清锐。巧言绮聚。然有长于识古。短于理今。词不近理。笔不达意之类。终则视其器量如何。能容纳几许。形质如何。能达何程度。静燥如何。能否乐天知命。安贫达道。枯润如何。是否当运之穷通。含有祸福性质。此为形容气色上论。

二.观其所由。观者。为目之审察也。观其人之品行如何。是否温 恭谦让。敦睦守礼。入孝出弟。扬明彪炳。有超凡入圣之品。穷理尽性之行。次观其志向如何。是否谋猷渊送。术略入神。智周成败。思洞幽元。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再观其智识如何。是否志小谋大。力轻任重。见解有远虑。预料有先决。见机不作。则所为无成。迀阔不达。则拘执失败。持勇不慎。累国累家。怯处不学。误人误己。终观其勤敏。是否推肩卸责。畏难苟安。风夜不懈。而惜寸陰。尽瘁忘劳。而尽天职。谋略如何。筑基而不越正轨。进退如何。知足而不蔽聪明。此为天姿事实上论。

三.察其所安。察者。为动静之留心也。查其人之善恶如何。是否面恶心善。面善心恶。言善行恶。言恶行善。有心为恶有心为善。至于前生善因。今生善果。前生善因。今生恶果。前生恶因。今生恶果。前生恶因。今生善果。故查其行之善恶。心之善恶。口之善恶。因潮流而趋为善恶。因知交 而逼为善恶。因名利而惑为善恶。因气愤而改为善恶。次查其富而无骄。及好礼否。贫而无谄。及自乐否。贵而有容量。及不婬乱否。贱而从吾所好。及不移志否。守其范围而不越。纯其准绳而不乱。俗语谓之人格。古人谓之德行。终查其居尊有无骄傲。而尽其职责否。处卑有无谄侫。而乱其常度否。作事有无信用。言语是否正直。此为学趾行为上论。

杂说第二

子口。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公笃曰。社会之分别。即君子与小人二种。而包括富贵贫贱。九流三教。士农丁商矣。所谓君子。即容貌清奇秀正。威严和肃。声音明亮韵长。清秀和蔼。气色明润安闲。黄紫慈祥。性情耿直公平。和蕴慷慨。仁义为用。道德为怀。故坦然无惊。心无妄念。潇洒融和。胸无俗累。故曰君子坦荡荡他。即雍容安和之貌也。所谓小人。即容貌鄙陋浊俗。薄削歪斜。声音急燥散漫。破断浊浮。气色浮光脂腻。尘滞枯紧。性情偏窄见小。私贪痴妄。见利忘义。肥私害公。故戚然郁结。常有私欲。陰险让谐。常多俗累。故曰小人长戚戚也。即郁结惑乱之貌也。又有界于君子小人之间。类君子而不足。类小人而半非。则形质为清浊相兼。厚薄相等。雅俗相混。刚柔相用。小善立决而前。大善迟疑不为。积极勇进于名利。疎忽轻举于道德。此等人谓之中人可也。非荡荡也。非戚戚也。执其两端而常循循也。即劳慎持重之貌也。

杂说第三

孟子曰。胸中正。则胖子了焉。胸中不正。则胖子托焉。

公笃曰。圣人所谓诚于中。必形于外。盖谓气色为先天之动机。穷通动静系于此。目神为后天之代表。喜怒哀乐系于此。二者。含有性情行为。贤愚善恶之原则也。凡人含有天然之爱恶。孟子以眸子为比喻。心为五脏之君主。故医家曰。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印堂为心之外表。为面部之主体。内应于心故也。故曰。胸中之心静而正。则印堂之气明而润。则其神不惊不扰。和蕴而收。了者。安闲之常态也。以眸子动静。可推常人也。又胸中之心不正。有偏向欹斜。或为名利之关键。或为事实之障碍。或为安危之所系。或为连带之所累。如有怒气之动而不正。则印堂见燥暗之色。有忧气之动而不正。则印堂有青腻之光。有惧有哀而心动不正。则印堂有赤黑之气。或动于爱之而不可得。或动于恶之而不可除。则印堂有浮腻之青暗。或动于恶念之已动。或动于危机之潜伏。则印堂有赤焰之枯惨。则眸子之心动神乱。有惊疑。有繁扰。故眊焉。眊者。乌珠上翻。睫毛宜竪。仓皇泯乱之态也。亦以眸子动静。而可推常人也。余据事实考之。凡人有丑恶之行。其面带愧。有残毒之行。其神带岔。有不平之行。其神带愤。有陰险之举。其面带煞。有损失之事。其面带愁。有死亡之灾。其神似脱。试观扰人演陰谋之时。必黑搽三陰。演危险之间。必红点印堂。演惨祸之际。必满面油垢而涂脂。演疾病之时。必满面青黑而浮土。此亦诚于中而形于外也之表现。亦言形格。言气色。而后决其事实也。

杂说第四

公笃曰。发为血之余。色为气之余。亦为相法之一小部份。故束发。辫发。薙发。革发。剪发。虽以国家政治为转移。亦有形格之宜与不宜也。如木形必蓄发为吉。否则多疾厄苦恼。而多羁畔之事实发生。其义者何。盖木者。即树木之义也。宜清秀明润。而青色不忌也。如禾之有苗。如树之有叶。故禾无苗则死。树无叶则枯。此独不利于木形之正义。其他水土火金各格。则无关系。如木形非蓄发不可。至于长短形式。又在各人之爱耳。

 

来源:久久阅读网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