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7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49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風水堪舆 arrow 一代名将许世友的惊世风水
2015-11-22

     

     一代名将许世友的惊世风水

 

表面上逆向结作的许氏故居,实际上得天然之正气,分外堂皇。坐北朝南,顺应着大别山脉总的趋势。故居前,一座高大的华盖峰正面为案,预示所主之人为官贵显的必然,亦从一个侧面证明故居龙真穴的。只是如此一来,此地呈现出横龙结作的特点,需要补足后方。

龙入首分五格,横龙入首必要鬼星为证,否则龙不真穴不的。许氏故居倚靠之山的背面,恰好出现一条拖撑的山腿,如刀如剑,满足了横龙要有鬼尾的条件。这条鬼尾,是许氏故居横龙结作的典型穴证。

受大别山周边地势的影响,故居前朝局促不畅,无开阔明堂,虽藏风聚气,不影响其结作,但毕竟前视不远。无从容回旋之局,主人难有经天纬地之才。故居结作,尚武见长,从政不宜。龙的出身如此,非人为可改。嫉恶如仇、以刚烈著称的一代名将遂跃现在世人的面前。

就局促结的故居,并非全为曜煞,亦有秀美山水,二者得以合理调和。故居前一天然池塘,终年盈而不竭。池塘面积不大,池水清澈碧凝,前朝华盖诸山得此水滋养渗润,山上林木繁茂,四季常青。

与其它池塘稍有不同,许氏故居前面的池塘虽不觉其去,但地势西高东低,池塘水顺势缓缓东流,与左后一水交会于左前,在两山相夹中弯曲向东南流去。溪水味甘,冬暖夏凉,村民房屋多据溪而建,以溪水为饮用之泉。山清水秀,许氏故居的地貌特征与来龙的险峻迥然相异。
内堂有水,洗却祖山嵯峨的煞气,使龙行短促,本不具结作之形的许家洼出现难得的一处吉地,成为大别山深处罕有的促结之宅。此外,华盖正朝,山环水聚,八风不吹,客观上也弥补了堂局狭窄的不足。华盖为吉祥之应,又临水而养,益增其贵,主贵而隽永,为官绵延不绝。
穴结天财  将军赶马   如今,比许氏故居更为响亮的是许世友本人的墓地。他是毛泽东同意、邓小平批准的唯一一位准许土葬的将军。墓地坐落于故居西侧的万紫山上,背倚来龙岭。墓面用91块扇形花岗岩砌成,意思是生与死均为“九”,“九九归一”,注定要魂归好汉山,入土方安。
道其响亮,是因为许上将是我国倡导火化后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被特许土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许生前南征北战,未能很好地孝敬父母,成为他一生的遗憾。为此,他多次提出死后回老家土葬,以实现其“生前尽忠,死后尽孝”的夙愿。归葬故里,是特殊的特殊!

尽忠尽孝的许世友,把他对严父慈母的爱恋通过长眠故土陪伴在其身边赤诚地表达了出来。但不可否认,叶落归根,入土为安的传统思想,也正是许世友孜孜以求归葬故里的重要原因之一。让这位戎马倥偬的战

将梦萦魂牵的,自然包含了故乡的山水,以及大别山西南麓这片不平凡的风水景象。
许氏祖墓群与许世友墓均在故居右后山上,较故居为高,坐壬向丙或坐亥向巳。从风水上看,祖坟与故居实为一脉相承的两个节点。祖坟与许世友墓形未真,脉未尽,侧向华盖山,但有气可承;故居为尽结,以华盖为案山,也是龙脉的正结。

许氏故居的结作之形,本身甚具特点,与所处位置、所主之人相联系,更是别有玄机。
大别山龙脉到达许家洼后,经跌断重起,起凹脑土星,天财穴结作。许氏故居居中建在凹脑天财的弯环抱裹之中。形似交椅中的故居 

实地观察,依山而建的故居,地形俨似一把交椅,故居正好位于交椅的中央,四周环卫巩固。
天财穴,有多妻之应,巧合的是,许上将在生活中确有三次婚姻,不能一妻配老。

风水实践中,天财穴是一种相对容易分清辨明的吉祥之穴。它预示的稳重与富贵,令许多人倾羡不已。起自金刚台和大别山主峰黄毛尖的这支龙脉,其龙之真,穴之的,证之确,不难作出判断。而尽忠尽孝,死后归葬于斯的许上将,风水上亦作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如果仅从故居周边环境看,许上将战场上的威猛,似乎与恬静的山水没有任何关联。不仅因为前朝华盖秀丽,绿树成荫,屋前池塘,静若处子,小河从东边山脚潺潺流过。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故居结作,竟在绵软厚重的天财土星上,与武将常见的金星形穴截然不同。在百年中国的武将行列中,土星天财穴结作的,虽不说独一无二,但也实属罕见。风水上富大于贵的土星天财穴,竟出了个势不可挡的猛将,莫非是风水术在此地不灵了?

天财穴星出猛将,出乎一般人意料之外。其实,从风水的角度看,又再正常不过。一般认为,金曜主武,土为浊富。但土为生金之物,与金同本气,宜武应。只是土星结作若欠缺变化,主愚。龙正则为忠厚之人,龙贱必为愚钝之辈。土星结穴者,贵可至王侯极品。许氏故居,建在状如交椅的土星包裹之中,穴法天然。来龙不乏变化,预示主人虽土出,为敦厚之武将,但却不愚,是一种大智若愚。

土、金同气,其理易明。但仅仅从内堂方圆数里范围看许氏故居,则无论是本身结作还是砂水前朝,都无法与许世友日后威武刚烈的武将人生联系起来。难道许氏故居就没有主武的前砂吗?不是。

许氏故居来龙,气脉异常旺盛,沿途曜煞毕现,龙行短促未及充分脱卸。风水景象表明,龙力深厚,适宜为将,必有武应。事实正是如此。故居前朝,有赐钺,有斫头山。《玉髓真经》云:“赐钺,为将为王,天子加礼。”许宅前钺大而为土色,主受帝王恩宠信赖,授予专制之权。斫头山,为我戮他人头,主为将立威之应。

斫头山,所应本有吉有凶。凶者,自后受斩戮之状也;吉者,自我戮人之状也。蔡元定为此详列吉格三种:一名麾下斩戮贼山,二名斫头插剑山,三名令竿枭首山,皆主大将及大臣授节钺专杀戮之状。但蔡元定同时申明,若无吉星而独凶星,则可转而为凶。因此,需要严加区分。
斫头山,凶器也。不宜前砂直接见之,要有隔膜方贵,否则后代恐有不测,伤人自伤。许氏故居,华盖山当面正朝,斫头山在故居前两三重案山之后侧立,为贵应,无自伤之虞,幸甚。

现实中,许世友对大刀特别钟爱。抗战时期,曾“醉酒斩倭寇”,用雪亮的偃月刀,杀得日寇血肉横飞。70岁担任广州军区司令员时,依然与士兵们练拼刺刀。

再看左前,两匹马立于甲、卯方,一大一小,呈大马赶小马状,又居水口为镇,倍增其势。大马赶小马,风水上多主武而少文。

 大马赶小马,声价传天下。”许氏故居左前的两匹马,一前一后,雄健有力,成赶马状,清晰准确地传达出此地贵为战将、声名远播的风水信息。不仅如此,两马马头齐齐向北,前仰后低,为入朝之马,象征主将沙场征战勇猛无畏,所向无敌,又为信仰坚定、深受殿中主人器重的忠诚之马。

依据所处的位置及其形状,马的种类不同,作为也不一。许氏故居左前方的马,属剽悍、肥硕的战马。风水上代表了为将的威猛和刚烈。马的形态、多寡,亦存贵贱高下之分,与所主之人的官阶、地位有关。其数多者,以大赶小,向前奔腾而出,力大且贵。许氏故居前的大马赶小马,即使在武将风水中亦属罕见,对壮其声威起着关键作用。

 许世友戎马一生,与马结下不解之缘。他曾是红四方面军的骑兵司令。在战场厮杀中,仅乘骑的战马,被敌军打死、打伤的就有几十匹。而许世友的这一特殊经历,在风水上又有着鲜明的特征和明确的预示。

许氏故居前方、左前方一派武应之砂,那么,右前方的情形又如何呢?

故居右前方山包林立,人称“五虎山”。五虎山名不副实,为时人过褒之词。五虎山亦非止5座山,实为屯军状的山丘排列。有屯军于右,如同将军手中的一支预备队,在右前方集结待命。
屯军的出现,进一步揭示了龙脉为武将结作的显著特征。前朝的赐钺、斫头山、大马赶小马等,无一不是武将所有的凶猛器物。奇特的是,这些武应之砂或左或右,或视而不见,偏偏是可文可武的华盖山当面正朝。

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华盖山,矗立在许氏故居前两水交会的地方,与马山一河相隔,东西并峙,各守一方。水口有马山、华盖夹峙,风水上是怎么看的?

华盖又为官帽。张子微曰:“马帽文武,名振(震)当代”,意思是说,前有马山、华盖山,不论文武,名震当代是必然的。前砂兼得大马、小马、华盖山佳配,许氏故居顿时身价百倍,高看几分。现实中,身为武将的许世友,军阶虽只是上将,但却是中共第九至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位居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这可是连十大将都无法拥有的职务和殊荣。为将拥有大于自身因素的影响力,许世友的这一特点,看似偶然,实则有着风水上的必然。

考察龙穴所主文武,不以其结作之巧和表面现象论定,而以本质划分,是为不易之理。许氏故居结作之形甚巧,但终归武应,表面现象代替不了本质。不过,从另一方面讲,如若没有这种结作之巧,大别山深处汹涌澎湃的山脉中能否立穴,可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知其子,先观其父。不识其主,先视其奴。”龙为根本,穴为结果,定穴必先审龙。判断龙穴所主文武,第一顺序为祖山、朝应,第二顺序是结穴情性。两者存在矛盾,则以第一顺序为准,第二顺序常存龙脉结作所需而富于变化的假象,不必较真。许氏故居,正是这一种情况,也是其玄机所在。

粗雄的来龙,兵戎相见的凶象,隐于视线之外,存在事实之中。故居近处的一片柔和恬美景色,正是其凶的有力纠正。一美一丑,一强一弱,正是风水术追求的境界。在奔腾汹涌来龙中显得异常秀美的许氏故居,其天财土星非寻常浊土可比。穴证其巧,所主之人粗中有细,智勇兼备,绝非莽撞冒失的普通和尚能及。

许世友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将领。熟悉他的人说他性格暴躁,一有不同意见就大发雷霆甚至在会议上动粗,情绪一不好能把主持会议的周恩来晾到一边。有时候,又像小孩子一样脆弱,“文革”时有人贴了他的大字报,他一气之下来到北京,把毛泽东堵在卧室里一个劲地哭,要毛泽东给他发“免死金牌”,弄得毛哭笑不得。许就是以这种方式体现他的机智,把可能遇到的危险防范于未然。而这种机智和胆识,一般人根本无法企及。

不在洞面开阔的村落选址,而在群山连绵之中取地,体现了许氏故居弃大取小的灵活。龙脉结作之所属自有之地,一人主宰,虽小犹大;堂局开阔之处为众人之地,村落、县治、大藩共同拥有,有之亦小。许氏故居内堂与外堂、结作与行龙之间既矛盾又相联系的情况,是风水实践中十分常见的现象。唯如此,高峻雄浑的龙脉才能短距离内完成脱卸;唯如此,龙脉结作才能脱壳生变,由浊而清,出老为嫩。

文章来源:瑤城风水网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