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0日
繁體中文
首頁 | 公司简介 | 大师简介 | 服務項目 | 大師專欄 | 易友文章 | 網络視頻 | 友情鏈接 | 聯繫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大師簡介
服務項目
大師專欄
易友文章
高級搜索
網絡視頻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
动态图片
在线情况
現在有 204 位訪客 在線
首頁 arrow 易友文章 arrow 經典著作 arrow 命理探源(十 二)
2022-04-05

 

            命理探源(十 二)

 

                袁树珊 著

 

 

 

论宫分用神配六亲--见《子平真诠》

 

论妻子

《子平真诠》云: 大凡命中吉凶,于人愈近,其验益灵。富贵贫贱,本身之事,无论矣,至于六亲,妻以配身,子为后嗣,亦是切身之事。故看命者,妻财子提纲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身所自出,亦自有验。所以提纲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双全得力。至于祖宗兄弟,不甚验矣。以妻论之,坐下财官,妻当贤贵;然亦有坐财官而妻不利,逢伤刃而妻反吉者,何也?此盖月令用神,配成喜忌。如妻宫坐财,吉也,而印格逢之,反为不美。妻坐官,吉也,而伤官逢之,岂能顺意?妻坐伤官,凶也,而财格逢之,可以生财,煞格逢之,可以制煞,反主妻能内助。妻坐阳刃,凶也,而或财官煞伤等格,四柱已成格局,而日主无气,全凭日刃帮身,则妻必能相关。其理不可执一。既看妻宫,又看妻星。妻星者,干头之财也。妻透而成局,若官格透财、印多逢财、食伤透财为用之类,即坐下无用,亦主内助。妻透而破格,若印轻财露、食神伤官、透煞逢财之类,即坐下有用,亦防刑克。又有妻透成格,或妻宫有用而坐下刑冲,未免得美妻而难偕老。又若妻星两透,偏正杂出,何一夫而多妻?亦防刑克之道也。至于子息,其看宫分与星所透喜忌,理与论妻略同。但看子息,长生沐浴之歌,亦当熟读,如“长生四子中旬半,沐浴一双保吉祥,冠带临官三子位,旺中五子自成行,衰中二子病中一,死中至老没儿鄌,除非养取他之子,入墓之时命夭亡,受气为绝一个子,胎中头产养姑娘,养中三子只留一,男子宫中子细详”是也。然长生论法,用阳而不用阴。如甲乙日只用庚金长生,巳酉丑顺数之局,而不用辛金逆数之子申辰。虽书有官为女煞为男之说,然终不可以甲用庚男而用阳局,乙用辛男而阴局。盖木为日主,不问甲乙,总以庚为男辛为女,其理为然,拘于官煞,其能验乎?所以八字到手,要看子息,先看时支。如甲乙生日,其时果系庚金何宫?或生旺,或死绝,其多寡已有定数,然后以时干子星配之。如财格而时干透食,官格而时干透财之类,皆谓时干有用,即使时逢死绝,亦主子贵,但不甚繁耳。若又逢生旺,则麟儿绕膝,岂可量乎?若时干不好,子透破局,即逢生旺,难为子息。若又死绝,无所望矣。此论妻子之大略也。

按:《滴天髓》与《子平真诠》论六亲法,由常而变,参伍错综,学者固宜细读。然子平之常法,亦不可不知,如以五行生克论偏财旺者主父寿;比劫重者主父丧;正印有气者主母寿;财旺破印者主母丧;比肩劫财旺者雁行众;正官七煞盛者昆仲希;正财得令,官煞有权,男命则妻贤子盛;叠逢比、刃、伤、食者,则又有鼓盆丧明之痛。官煞不杂,而有精神,伤食不繁,而居旺相,女命则夫荣子贵;重见伤、食、枭、印者,则又有敬姜器夫器子之悲,此皆理之自然者也。又有以四柱次序论者,年为根,为祖宗,月为苗,为父母,日为花,为己身与妻宫;时为实,为子宫。年、月值用神占优势,而不犯空亡冲克刑破者,必叼祖宗父母庇荫。日时值用神占优势,而不犯空亡冲克刑破者,自身固多建设,而妻和子贵,尤不待言,反是则不足观矣。

妇幼

论女命--见《地天髓》

论童造

《滴天髓》云:论财论杀论精神,四柱和平易养成,气势攸长无削丧,杀关虽有不伤身。

财神不党七杀,主旺精神贯足,干支安顿和平。又要看气势,如气势在日主,而日主雄壮者;气势在财官,而财官不叛日主;气势在东南,而五七岁之前,不行西北;气势在西北,而五七岁之前,不行东南。行运不逢前丧,此为气势攸长,虽有关杀,亦不伤身。

按:观童造之成立与否,其要诀在“主旺,精神贯足,干支安顿、和平。”二句,然有主旺而精神暴露者,太过也,非贯足也。主弱而精神败脱者,不及也,非和平也,皆难成立。太过者,行剥削岁运;不及者,行生扶岁运,乃主成立,此又不可尽泥。

杂说

论双生

钱塘舒继英《乾元秘旨》云:双生之别,命主太旺,幼者胜;命主太弱,长者胜;命主不旺不弱,长幼略同。

论平常命

《乾元秘旨》云:大吉大凶之命,一望而知,易于推算。若中庸之辈,只可断其大概。必谓当为某等人,不作某等业,抑知士农之子,长为士农;工商之子,长为工商耶。

论富贵命

《乾元秘旨》云:一日不过十二时,所产何止数万人,虽五方风土不齐,要亦大率相类。凡大富大贵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贫贱者恒曾见叠出,何欤?盖天地之精华,独酝酿于此一日,发泄于此一时。辟诸祥麟彩凤,原不多见,若泛泛化生于阴阳五行之内,不啻吠犬鸣鸡。何地无之。

按:大富大贵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贫贱者恒曾见叠出,此数语诚为确论,足补古人之不逮。然间有同一八字,而富贵贫困迥异者,此变格也,不可以常法衡之。其理由备列《星命十》常变篇,兹再节录先贤所记事实二条于后,俾可参考。

纪文达《阅微草堂笔记》云:……余当以闻见最确者,反复深思,八字贫富贵贱,特大如是,其间乘除盈缩,略有异同。无锡邹小山先生夫人,与安州陈密山先生夫人,八字干支并同。小山先生,官吏部侍郎,密山先生,官贵州布政,均二品也。论爵,布政不及侍郎之尊;论禄,则侍郎不及布政之厚,互相补矣。二夫人并寿考,陈夫人早寡,然晚岁康强安乐;邹夫人白首齐眉,然晚岁丧明,计亦薄,又相补矣。此或疑地有南北,时有初正也。余第六侄,与奴子刘云鹏生时,只隔一墙,两窗相对,两儿并落草,非惟时同刻同。侄只十六岁而夭,而奴子今尚在,岂非此命所赋之禄,只有此数,侄长生富贵消耗先尽,奴子长生贫贱,消耗无多,禄尚未尽耶。盈虚消息,理似如是,俟知命者,更详之。

(略录)制军与其中军八字相同,是日生人皆贵,因制军生于牢狱,得贯索星对照命宫,更主荣显。某君算命者都算为乞丐命,而其人奋志攻读,登甲第,放知县,擢郡守。后钦天监精于算命者,算得其生日有文曲星高照,天厨化解,若再生于文明之地,必贵。果其母避难他乡时,值日暮,将欲分娩,而栖之无地,因于棂星门左产焉。儿之贵,果为是欤,命之理微矣。

论时刻及夜子时与子时正不同

万育吾曰:昼夜十二时,均分百刻,一时有八大刻,二小刻。大刻总九十六,小刻总二十四,小刻六,准大刻一,故共为百刻也。上半时之大刻四,始曰初,初次初一,次初二,次初三,最后为小刻为初四。下半时之大刻亦曰四,始曰正,初次正一,次正二,次正三,最后小刻正四。若子时,则上半时在夜半前,属作日,下半时在夜半后,属今日。亦犹冬至得十一月中气,一阳来后,为天道之初耳。古历每时以二小时为始,乃各继以四大刻,然不若今历之便于筹策也。世谓子午卯酉各九刻,余皆八刻,非是。《星平大成》云:余初不明一夜字,询诸监中友人始知。子正者,今日之早,非作日之晚也。夜子者,今日之夜,非今日之早也。观十二生肖阴阳可知,牛兔羊鸡猪属阴,其蹄爪双偶,蛇阴甚,不见足。虎龙马猴犬属阳,其蹄爪单奇,独鼠前两只脚属阴,四爪,后两只脚属阳,五爪,故夜子时属阴,而子时正属阳。如康熙辛未年十二月十七夜子时立春,十七亥时末刻,尚未立春,若不知此,必差讹一年矣。

按:假如甲寅年,正月初十,辛酉,夜子时立春,其人正月初十日,午后九点后,十一点前,亥时生,即作癸丑年,乙丑月,辛酉日,己亥时推。如在初十日,午后十点后,十二点前,夜子时生,即作甲寅年,丙寅月,辛酉日,庚子时推。(用壬日起庚子时。)所谓今日之夜,非今日之早也。如在初十日,午后十二点后,一点前子时正生,即作甲寅年,丙寅月,壬戌日,庚子时推,所谓今日之早,非昨日之晚也。若夫推行运之零借,命宫之过气,尤当知此。

定寅时法

定日出日没时法

定月出月入法

看日定时法

看日定时之图

看月定时法--(以上五篇略)

论男女合婚

西溪逸叟曰:男女合婚之说,由来久矣。男择妇,看夫子二星,盖夫幸子益,其福必优也。女择夫八字贵得中和之气,盖不偏不依,其寿必长也。若男命比肩、劫财重者,必择女命食神、伤官重者配之;女命食神、伤官重者,必择男命比肩劫财重者配之,始可琴瑟和谐,子嗣繁衍。若泥于俗书所载,不论命之何如,仅观男女生年之三元九宫,而谓生气、天乙、福德为上婚,绝体、游魂。归魂为中婚,五鬼、绝命为下婚,牵合非论,毫无义理,岂不误人良缘耶?至于骨髓破、铁扫帚、六害、八败、狼藉、飞天、大败、孤寡等煞,但以人之所生年支,硬配日月支一字,尤为谬妄。夫以年、月、日、时干支八字,及五行生克,论人吉凶,犹虞不足,岂可弃日时等六字,只论年月二字,即可判断灾祥乎?他如进财、退财、望门鳏、望门寡、夫多厄、妻多厄,种种名目,只以生年纳音所属之金、木、水、火、土硬配一字,荒诞不经,更无庸深辩矣。

按:男择妇,贵看夫子二星,女择夫,贵得中和之气,此二语,乃合婚之要法。然看夫星,不可泥正官,而日主平正者,因以官、煞为夫星。官煞盛,而日主衰弱者,又当以伤食为夫星。官煞缺,或官煞衰,而日主盛者,又当以

财为夫星。若食神伤官不弱,而日主有气者,因食伤为子星也。食伤盛,而日主衰者,又当以枭印为子星。参伍错综,其法不一,岂可见伤官即云妨夫,见枭神即去克子也。至于中和之气,尤难辨别,即能辨别矣,其义太狭,中选颇难,必须统观命运,乃无遗憾。若但观八字,五行不缺,财、官、印、食势力平均,即谓得中和之气,吾恐寿元虽高,究不免失之平庸,断难显扬。试问此等命,择夫婿者,亦何取焉,若夫日主衰者为不及,日主盛者为太过,似皆失中和之气矣。然日主衰,而得比劫印绶之大运者,不可以不及论,当以得中和之气言也。日主盛,而得财官之大运者,不可以太过论,亦当以得中和之气言也。人之命运大都类比,其清纯者,则富贵寿考;其次者,亦名利兼优;其最次者,亦身具泰。择夫婿者,能得此造,岂非大幸福耶。至于男命比肩、劫财重者,择女命伤官、食神重者;女命伤官、食神重者,择男命比肩、劫财重者配之。似合正理,然按五行,每多抵触。不若以男女命之五行,斟酌损益,以决从违。如男命木盛亦金者,得女命之刚金补之,则为尽美。得土生金者亦佳。得火者,较次。得水木者,则无取矣。如女命金刚喜火者,得男命之烈火助之,则为尽美。得木生火者,亦佳。得水者较次。得金土者,则无取矣。余仿此。若夫三元九宫,上中下婚,及骨髓破、铁扫帚,诸般恶煞之说,毫无义理,万不可信。西溪先生辟之甚是。《协纪辩方》书载明删除,亦本此说,学者宜参观之。

 

来源:古典文学网

< 上一篇   下一篇 >
地址:4438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399 (東方廣場399室), Toronto, Ontario Canada M1S 5V9
Canada International Fengshui and Fortune Research Centre Inc. CopyRights © 200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7 Sense Marketing Inc & Arrow Web Technologies